首页 | 文章资讯 | 最近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白叶荣下载站_破解软件_游戏攻略_手机软件软件下载应用软件电子阅读
精品软件
本类下载排行
相关软件

一品少主TXT全集下载

  • 运行平台:Win9X/2000/XP/2003/Win7
  • 软件语言:简体中文
  • 软件类型:常用工具 - 应用软件 - 电子阅读
  • 软件授权:免费软件
  • 软件大小:未知
  • 软件评级:
  • 更新时间:2016-8-27 16:39:19
  • 联系作者:暂无联系方式
  • 程序网址:Home Page
  • 图片预览: 没有预览图片
  • 数据统计:
软件介绍:

第一章 一曲思念

    陇城。

    夜凉如水,天空中高高挂着一轮圆月,天地间洒着淡青柔和的线条。

    城南某处一间小屋里,二十只白烛落地成心,心中央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

    一名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男子,坐于琴前,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着。

    春风拂,吹不散情锁愁眉。

    梦中人,梦醒何人相依偎。

    咫尺近,可恨无片语只言。

    天涯远,可怜我日夜思念。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男子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他深深地闭上双眼,连呼吸都带着一丝痛。

    “今天是你二十岁生日,你收到我的祝福,在那边一定要快乐,你放心,就算为了你,我也会好好活着。”男子自言自语。

    良久,男子转过身来,视线移到角落。

    那里站着一名壮汉,他留着平头,穿着布衣,厚唇微张,隐隐看得到那排洁白的牙齿,只是缺了颗门牙。

    !w、k

    壮汉在男子面前,眼中永远都带着崇敬。

    在这个世上,壮汉只服他,也只听男子的话,更只有男子一个朋友,或者说兄弟。

    如果危险来临,壮汉随时可以为男子去死,不皱眉头。

    男子自然当壮汉是兄弟,尽管老天剥夺了壮汉开口的权利。

    男子张了张嘴,问壮汉道:“哑巴,你知道这次我们来陇城干什么吗?”

    壮汉摇头。

    “老家伙非叫我娶一个女人,还是个只有十六岁的女人,看照片是漂亮,可......下不去手啊!”男子满脸难色。

    壮汉憋着笑。

    “我挣扎了很久,这段时间一直待在这。”男子在跟壮汉解释,更像在给自己找借口。

    壮汉点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可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啊,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决定了要去面对,就是不知道我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她到底是什么想法。”男子说着,抬头看向窗外,那边,月色朦胧,大地透着一抹神秘。

    壮汉频频点头。

    他一脸憨笑,朝男子伸出一个大拇指,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第二章 初见妃儿

    下午四点半,陇城中学。

    一个背着黑色双肩背包,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女生渐渐走进了学子们的视野,一时间,各种眼光纷纷朝她投去,嫉妒的,羡慕的,爱慕的,贪婪的.....。

    少女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随意散落在肩头,鹅蛋脸,柳眉细长,眸如皓月,薄唇朱砂轻点,柔嫩的唇瓣,让人一看就想咬上去,尖而圆润的下巴微微上扬,那是自信与高傲。

    她叫沈妃儿,是陇城四大美女之一,也是陇城中学的校花。

    沈妃儿低着头走在操场上,丝毫没察觉到,一个带着诡笑的少年正朝她慢慢靠近,少年也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校服,不同的是,他衣服的后面画着一个裸着身子的美女。

    “妃儿,今晚有个舞会,很多名流都要参加,我还没找到舞伴,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晚上放学会有人开车来接我们。”少年走到沈妃儿身边,眼中那抹贪欲一闪而逝。

    沈妃儿轻轻蹙眉,她缓缓抬起头来,面带不悦。

    “我有名字,妃儿不是给你叫的,什么舞会都跟我没关系,你有没有舞伴,那是你的事。”沈妃儿一脸冷漠,丝毫没有掩饰眼中那抹厌烦。

    她优雅地抬起步子,不愠不火的道:“没什么事,请你离我远点。”

    少年呆呆的望着远去的倩影,眼神渐渐阴冷下来,他咬着下唇想道:“沈妃儿,迟早有一天,我任天明要让你沦为玩物。”

    看q正f版章`节。上

    此时,校门外,枫树下。

    一个青年靠在树干上,他口中含着一颗草,蓄着一头短发,上身的白t恤有些宽松,下身搭配一条浅绿色的沙滩裤,配上人字拖,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嘴角勾勒出的诡异弧度,让人看了,就会想到玩世不恭那个词。

    燕雀是他的名字,他便是昨晚弹琴的男子,此时出现在陇城中学的校门口,就是为了等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

    燕雀看着过往的学生,见他们一脸快乐,无忧无虑的样子,心中不由的生升出了几分感概。

    “都是祖国的花朵,温室的幼苗,他们又怎么想得到,此时此刻,或许就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一些人正在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捍卫这份和平,安宁呢,这些小家伙,可能永远都没机会,体验那个世界的残酷法则。”燕雀想到了自己,不禁苦笑着自嘲。

    十年前,燕雀十岁,老家伙将他扔进了佣兵堆。

    从那时候起,燕雀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厮杀生涯。

    在那个残酷的世界,燕雀渐渐懂得,要想活着,心必须要狠,拳头必须够大,最重要的是,要学会把自己隐藏起来。

    燕雀摇摇头,不愿多想,他换上一脸邪笑,眼神瞟到了过往美女们的身上。

    “老家伙怕我不肯来,跟我说陇城出美女,这话倒是没骗我,这些小丫头片子,等不了几年就会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便宜了谁,谁又会成了别人的三奶,小二。”燕雀一边啧啧称奇,一边痛心疾首。

    就在这时,一个高挑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长得无可挑剔,身材也够魔鬼,就是胸稍微小了点。”燕雀眯着眼,他笑得灿烂,赶紧吐掉口中的草,拍拍身上的灰,朝着那道倩影屁颠屁颠的迎了过去。

    “沈妃儿?”燕雀试探性的喊道。

    经过之前的小插曲,沈妃儿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这才刚出校门又被人叫住,她不由眉头一蹙。

    她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来,当看清叫她的人,正一脸怪笑的看着她时,她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认识你吗,你是谁?”沈妃儿面无表情。

    “你的男人!”燕雀一脸认真,有时候,男人有必要霸道一点,直接一点。

    听了这话,沈妃儿一怔,微怒,轻叱道:“你这人,脑子有毛病吧?”

    “我没病,我真是你的男人。”燕雀见沈妃儿不信,于是曲线解释:“你打电话回家问问你爸,就问他,燕雀是谁,是不是你未来的老公。”

    说是这么说,燕雀却在想:要不是老家伙逼我,你以为我会来陇城这种地方,别说做你男人,我都不想看见你好不好,小丫头片子。

    见燕雀说得煞有其事,沈妃儿只是稍作犹豫又道:“我管你是燕雀还是鸿鹄,我现在没功夫跟你啰嗦,请你走开。”

    “失误啊,看她的样子,她不知道我跟她的事啊,早知道我该先去沈家,到时候当着便宜丈人、丈母娘的面提这事,看她还有什么话说。”燕雀想着,正准备好好解释,却不料耳边传来了一个嚣张的声音。

    “就你这样,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妃儿的男人,你也不回家好好照照镜子,你配得上她吗?哪来的骗子,我警告你,你给我离妃儿远点,信不信我任天明打个电话,就送你去吃几年国家饭?”

    燕雀只是淡淡撇了任天明一眼,就朝四周的空气喊道:“是谁家的狗没拴好啊,不知道它跑出来了,乱吼乱叫的会吓到祖国的花朵?打狗队人呢,还不来把这条狗拎走?”

    燕雀是什么人,就任天明那点小心思怎么瞒得过他,不就是想在沈妃儿面前表现表现吗?

    噗!

    沈妃儿没忍住笑出声来,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燕雀这一嗓子喊出来,路过的学生纷纷驻足,沈妃儿是校花,他们肯定认识,任天明是恶少,他们也不陌生,见恶少被人骂成狗,都纷纷朝这边看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哪怕不用眼睛去看,任天明都感受得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

    本来被沈妃儿拒绝就不舒服,被人骂就更不爽了,居然还被人当成猴看?

    任天明脸色极差,眼里在喷火,他指着燕雀:“你敢骂我?”

    燕雀感到好笑,就这智商,老子不骂你骂谁?

    他无奈地耸了耸肩:“你哪只耳朵听到我骂你?当然,你也可以那么认为,如果你承认你不是人。”

    看着这一幕,沈妃儿幸灾乐祸。

    任天明又指了指燕雀,那意思在说你有种,他气得鼻孔都快冒烟了,碍于沈妃儿在,他又只能强忍着不发作,红涨着脸道:“小子,你给我等着,妃儿我们走。”

    作势,任天明拉起了沈妃儿的手,这可是占便宜的最好时机。

    “放开我!”沈妃儿寒着脸,一把挣脱,反手一耳光。

    啪!

    这一巴掌那个响啊,空气中到处都是惊呼声,任天明当场就蒙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沈妃儿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难堪。

    就这么走了?

    任天明明知沈妃儿不给他好脸色看,可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当着那么多围观学生的面,他又怎么丢得起那个脸?“妃儿,啊......”

    不死心,任天明还想做点什么,可伸出的手还碰到沈妃儿,手腕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任天明痛呼着下意识挣扎起来,可他发现根本没什么用,他的手腕仿佛被铁钳夹住了。

    “你给我松开!”任天明瞪着眼睛,扬着粗脖子,盯着燕雀一声高喝。

    “瞪我?”燕雀哂笑,握着任天明的手腕,手上的力道渐渐加大。

    “你...妈...啊...”任天明是要骂的,可手腕传来的痛,让他的语气被外人听了去,就变成了哭腔。

    不过,貌似他真要哭了。

    “疼?”燕雀问道。

    任天明想说,没看到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吗,疼啊!

    任天明狠狠点头,他的嘴唇哆嗦着,冷汗汩汩。这个时候哪敢说不,他感觉手上的血液不再流动,血管都快被撑爆了。

    燕雀嘴角扬起,淡道:“我还没用劲呢。”

    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没用劲?我手都快断了!你再用点力,我骨头都要碎了。

    这样想着,任天明赶紧求饶:“求你放...放过我吧。”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说一个电话就让我坐牢吗,说我不配做妃儿的男人吗,你求我干嘛,我这样的人值得你求吗?”燕雀轻笑,人畜无害。

    “大哥我错了,刚才是我胡说八道,我有眼不识泰山,大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你跟沈妃儿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哎哟...断...断了。”任天明泪流满面,直接给燕雀跪了。

    就是不知道,他是为了表示诚意,还是疼得受不了。

    砰!

    只听一声闷响,就听任天明哇的一声,像个冬瓜一样滚了出去,直到几米外才停下来。

    “记住,我不管你是任天明还是任性,以后再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的,下场就不是今天这样了。”燕雀冷哼。

    过了半分钟,任天明才艰难地站起来,他捂着肚子一脸苍白,眼睛死死瞪着燕雀:“有种告诉我,你是谁?”

    “杀猪的!”燕雀淡淡撇了他一眼,说得很认真,他的确是杀猪的,只是他口中的猪,不是用来吃的。

 第三章 你是我的女人

    u*永b久“免费t看m小!说f|

    噗!

    沈妃儿哪还有半点淑女的样子,更别指望她有之前的紧张和警惕感,她已经捂着肚子笑得娇躯乱颤。

    看着任天明灰溜溜逃窜的踉跄身影,她简直不敢相信,平日里嚣张到不可一世、恃强凌弱的恶少,居然也有今天,而收拾他的人居然是个.....。

    杀猪的!

    “杀猪的,虽然你脑子有点毛病,也马上快要完蛋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你真是杀猪的?”沈妃儿问道,一脸的幸灾乐祸。

    任天明被收拾,沈妃儿的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尽管她还没有消除对燕雀的防备,可要比起对任天明的厌恶,她发现并不是很讨厌这个男人,在他这里,也察觉不到丝毫的威胁。



下载地址1
下载地址2
下载地址3
- - 联系我们 - 下载说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