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最近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白叶荣下载站_破解软件_游戏攻略_手机软件软件下载应用软件电子阅读

傲娇大小姐的贴身神棍TXT全集下载

  • 运行平台:XP/Win7/win8/win10
  • 软件语言:简体中文
  • 软件类型:常用工具 - 应用软件 - 电子阅读
  • 软件授权:免费软件
  • 软件大小:未知
  • 软件评级:
  • 更新时间:2017-5-10 10:26:17
  • 联系作者:暂无联系方式
  • 程序网址:Home Page
  • 图片预览: 没有预览图片
  • 数据统计:
软件介绍:

《傲娇大小姐的贴身神棍》


 第一章 不要太迷恋哥

    高速公路、一辆大巴上,郝帅正呼呼大睡,那呼噜,简直打地震天响,听得旁边的一哥们直皱眉,顶着两熊猫眼,无奈地摇了摇前者的肩膀,一副哀求的模样:“哥,求你了,咱能不睡了吗!”

    在这以前多公里的路上,郝帅除了吃就睡,基本没别的事,好吧,偶尔的上厕所、解决生理需求除外,可是你睡觉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动静小啊!

    只要是郝帅附近的人,全跟着哀怨的胖子一样,顶着俩熊猫眼,一脸的哀怨。

    “啊?到饭点了吗,正好有点饿了……”

    说着郝帅伸了个懒腰,连着打了几个哈欠,还别说,名字虽然自恋了点,但是一张俊逸的面庞,配上一副剑眉星眸,倒是有几分自恋的资本。

    “哥们,你刚吃过东西,还不到三分钟,请问,你是猪吗?!”

    之前开口说话的胖子心生惭愧,在心里是不是该把‘肥猪’这个荣誉的称号让给郝帅,实在是自愧不如啊。

    “啥?没到饭点?那你叫我干啥?知不知道人在醒着的时候是很消耗能量的啊,切,没文化!”

    郝帅处于半眯的眼睛扫过四周,一副看见神经病了的样子,都什么人啊,睡个觉都不让人好好睡,城里人真是没素质!还不如我们乡下的人实诚.

    “来人啊,抢劫啊,快抓住他,那里面可是俺种了十几年的地才存的血汗钱,那是救命钱啊!”

    在郝帅准备和那个胖子好好理论一番、证明刚才的行为是不对、是不道德的时候,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突然在车子上响起,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装扮朴素、地地道道的中年汉子几乎快哭出来了,眼睁睁地看着一辆在车流中穿梭的摩托车远去。

    “嘿,这贼不仅跟了这汉子一路,而且还有同伙接应啊,也怪这汉子倒霉,竟然被这样的贼给盯上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谁说不是呢,谁知道那个人是个贼啊,一路上不声不响的,等在堵车的这个空档来了这么一手,我看啊,这钱八成是追不回来喽!”

    一时间,大巴车里面议论纷纷,所有的人都是发表着自己的观点,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一副旁观者的样子,完全忽略了被抢了血汗钱的汉子的感受。

    ‘我擦,都是些什么人啊,干会打嘴炮,不会做点实际的啊!’

    经过这么一闹,郝帅的睡意全无,看着周围一群指手画脚的城里人,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在这喷个什么啊,有本事你们上去追了,一个个的!

    朝着车子上的人狠狠地比了个中指,郝帅打开大巴的窗户,身子轻轻一跃,来了个风骚的转身,直接跳了下去。

    “唉,麻烦事,不过偷别人血汗钱,这事干的可不地道,今天我郝帅就当一回好人,权当做是行善积德吧。”

    直接跳下车子后,郝帅一阵小跑起来,看样子是准备去追那两个贼。

    “小伙子,别人可是骑了摩托车的,别白费力气了。”

    “是啊,还是等着警察处理吧!你是追不上的!”

    大巴车上的人先是一愣,旋即纷纷劝郝帅,你说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别人摩托了,更何况,现在那两个贼骑着的摩托车早就跑得没影了好不好!

    ‘切,不就是一辆摩托车吗,想当初哥在非洲被那恐怖分子的飞机追着打的时候都没怂过,一辆摩托车算个屁啊!’

    再次比出一个中指,郝帅一阵冷笑,双腿陡然发力,到最后整个人如同疯狂转动的小马达般,突突地转了起来。

    “咻……”

    一瞬间的愣神,待车子上面的人反应过来,哪里还看得见郝帅的身影?

    “我曹,那小子肯定是超人,拯救地球来了!”

    “不,小伙子,肯定是你小子晚上撸多了眼花,没清楚!”

    郝帅小露的一手,直接把所有人都给震惊了。

    笑话,能在变态的老头子的手里没有点本事能活到现在?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

    “一群没见识的群里人……”

    狭窄地车子缝隙中,郝帅就像是一段旋风般,飞快地向前跑着,每经过一辆车,就会引起一阵惊呼,喊着什么见鬼之类的话。

    “曹,你们见过这么帅的鬼吗,眼瞎……”

    接受者道道惊叹之声,郝帅奔跑了一阵,眼睛陡然一亮,“妈的,两个小毛贼挺会跑啊,看哥今天不收拾你们!”

    瞅准了机会,郝帅双脚突然发力,踩在一辆车子上,整个人如同展翅的雄鹰般,瞬间腾空,有着几分上天的架势。

    一个帅气的鞭腿,直接甩出,在两个小毛贼惊骇注视下,带着劲风直接袭来。

    “轰……”

    “啊……”

    在剧烈轰鸣声会,两道惨呼之声接连响起,摩托车滚出老远,郝帅落地后,抬起脚就是对着地上两个毛贼身上一顿乱踹。

    “妈的当什么不好,非要当贼,你爸怎么就生了你们这样两个玩意呢,当初就应该直接把你们甩在强上,免得出来祸害人间,打扰哥睡觉,艹!”

    一通话骂下来,还帅连气都不待喘一个的。

    “爸爸,不,爷爷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两个骑在摩托车上的贼像是从高速行驶的车子上面摔了个七荤八素,磕地头破血流,鼻青脸肿,还没等他们爬起来反抗,又是被一顿胖揍,牙齿都掉了好几颗,说话都漏着风。

    一套连招下来,两个贼心里连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不就是偷了个包吗,至于嘛,城市好危险,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

    “切,怂包,这么不经揍!”

    鄙视地看着两个爷爷叫着的小毛贼,郝帅心里一阵你鄙夷,就你们这样的货色,还敢出来混江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真是好奇你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贼,也是一门需要智商和身手的职业好不好!

    “老实待在这吧,警察叔叔马上就来接你们回家了啊。”

    笑眯眯地解下一个毛贼的皮带,三下五除二的把两个鼻子眼泪流了一眼的毛贼绑到路边,郝帅道。

    把被抢的那个布包拿在手中,掂了掂重量,嗯,这分量,少说有好几万块,难怪这两个贼跟了一路,感情是回报丰厚啊。

    “你,给本小姐站住!”

    正在郝帅拿着自己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娇蛮的喝声响起,转身,回头,郝帅口水都是差点流了下来,我擦,美女啊!

    女孩身高约莫一米七的样子,一头柔顺的黑发随意洒落肩头,肤白胜雪,最让人欲罢怒能的是胸前两团诱人的饱满,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连衣裙,更是将其衬托的愈发迷人。

    ‘这一点老头子倒是没骗我,城里的的花姑娘大大滴有!就眼前这个,绝对可以打九分啊。’

    “美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说,我都懂!我只不过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不足挂齿!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气呼呼地林云还没来得及说话,郝帅直接摆出了一个潇洒风骚的造型,摸着自己的额头,做沉思状,声音带着几分低沉道:“请你不要太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然后,在林云目瞪口呆下,狠狠地剜了几眼那唯美的两团饱满,带着留恋之色砸吧砸吧了嘴,飞快地离去。

    “混蛋,你给我站住!”

    看着自己跑车上一个深深陷下去的大坑,林云心里那个委屈、心痛啊,自己只不过是开着自己新买的跑车出来兜个风而已,新车就被踩坏了。

    “本姑娘刚提的限量版的保时捷!呜呜,还没开一天呢,就被踩了个坑!”

    而且,那个混蛋从开始竟然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色眯眯都不要,猥琐,简直就是个流氓嘛!

    ‘可恶,千万别让本小姐抓到你,要不然……哼哼!’

    伸出自己的小拳头,林云看着郝帅离去的方向,狠狠地挥着拳头,咬牙切齿道。

 第二章 被甩了

    那个美女不会爱上自己吧,要是害一个姑娘因为我单相思的话,可是大大的罪过啊!

    拿着几万块钱,郝帅在心里美美地想着。

    “诺,大叔,这钱可要收好了,城市里坏人太多了,不如咱农村朴实善良!出门可要小心点。”

    等到秦阳走到大巴车前,那个中年汉子把头伸出窗子外边,满脸的焦急。

    等到郝帅把钱递到他手中的时候,中年连连道谢,差点就跪下来了,多好的小伙子啊。

    “年轻人,谢谢你啊,这可是俺儿子的救命钱,医院里催得急呢,要是好被那两个贼人给抢去了,让老汉可怎么活啊!”

    “呵呵,小事而已,谁让咱碰上了呢!”

    随意摆摆手,郝帅赶紧是说道,自己原来做了那么多‘坏事’,今天算是积了一德吧,不知道死后能不能不下地狱,而是被玉皇老儿调到天庭,当个官啥的,那就更好了,到时候没事还可以调戏一下萌萌哒小仙女。

    那生活,美滴很!

    “滴滴……”

    在郝帅沉浸在自己美妙的世界里面时,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接连响起,高速公路上的车流突然是涌动了起来,而郝帅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哎哎哎,司机,我还没上车呢,等等我啊,我曹!”

    高速公路上不能停车,所以在车流开始动的时候,郝帅之前乘坐的大巴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哪里还有半点的影子。

    “我日哦,城里人真是会玩,哥好不容易当回好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现在竟然直接被甩了!”

    一脸绝望地站在高速公路上,郝帅别提有多郁闷了,狠狠地朝着天上比了个中指,然后慢悠悠地开始在高速公路上溜达了开来。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了啊!自己的全部家当可都在那大巴车上。

    一摸自己的裤兜,郝帅整个人都不好了,妈的裤兜比自己的脸还干净,连个钢镚都没有!

    “操蛋!”

    不顾周围不断传来的鸣笛声,郝帅像是没听见一般,没钱坐车自己可以走着去吧,只要是顺着这条路走,总归是可以到临海市吧。

    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郝帅心里一阵自得:“我他妈的真是个天才!”

    这么想着,郝帅开始一个人在高速公路上溜达了开来。

    熟不知,他在高速高速公路上溜达这一作死的行为,已经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呜呜呜……”

    在郝帅继续溜达着的时候,一阵警笛声响起,同时大喇叭里传来一声娇喝:“前面的人给我停下,马上靠边,不然老娘一枪崩了你!”

    回头,看着那辆疾驰而来的交警摩托,郝帅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美女,你是在叫我吗?”

    “对,就是你,赶紧给老娘靠到一边!”

    袁珊珊看着郝帅那无辜的样子,心里那个气啊,本来被调到交警大队就让她很不爽了,执勤就执勤吧,可是你个傻逼没事跑到告诉公路上瞎溜达个什么啊!

    不是没事找事吗!最后还要自己来接人。

    我擦,制服诱惑啊,那修长的大边腿,白皙的小脸蛋,关键是胸前很有料啊。

    老头子果然没骗我,临海市的美女果然多,刚才的那个美女已经够惊艳了,现在又是来了个美女警花,玩制服诱惑啊

    “美女警官你好哈。”

    自信仰头,向天摆出四十五度角,郝帅酷酷地道:“我叫郝帅,帅气的那个帅,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帅哥!”

    尼玛,还郝帅!

    袁珊珊的一张俏脸顿时黑了下来,人怎能可以这么不要脸呢,要是换作眼前的话,早就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可是想想自己还是处于戴罪立功的状态,硬生生地从重案组贬到了交警大队,不能再惹事,忍了!

    ‘冷静,要冷静!’

    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袁珊珊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不然真怕一拳头打在那张自恋的脸上!

    “大,太大了!”

    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郝帅盯着前者因为深深吸气而鼓起的饱满,一双眼睛差点是埋进去了。

    “你说什么?”

    许是察觉到郝帅猥琐的目光,袁珊珊回头,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怒瞪,冷冷地道。

    “哈哈,那个啥,我说今天太阳挺大的,有些晒人啊,你们警察辛苦了。”

    带着留恋之色收回目光,郝帅打起了哈哈,脸不红心不跳,要是连这点扯谎的本事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泡妞?

    “上来!”

    没有太在意,袁珊珊现在想的就是按照总部传来的命令把这个智商明显缺根弦的家伙给送下高速公路,自己好回去交差!

    “这个……真的可以吗?”

    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郝帅颤悠悠地道,第一次就上,不太好吧?城里人都是这么主动的吗?

    一瞬间,郝帅感觉自己幸福到爆!

    “费什么话,快上车!”

    “哦,搞什么啊,原来是这个上……”

    小声嘀咕,见美女警官一张小脸上煞气密布,赶紧是乖乖地上了车,这样也好,起码不用自己走了。

    嗡……

    踩离合,松油门,帅气的交警摩托在袁珊珊的驾驶下,飞快的地远去。

    “混蛋,把你的手给我放开!”

    然而车子没走多远,袁珊珊就感觉到一阵燥热传来,那个混蛋竟然直接搂在了自己的腰上!

    ‘好香……’

    “这个你开车太快了,我怕掉下去了!”

    手里搂着柔软的腰肢,闻着诱人的发香,郝帅一时间醉了,哪里舍得把手拿下来,厚着脸皮道。

    然后迷迷瞪瞪的时候,一双罪恶的大手不断向上攀爬着,目标,直指那啥。

    “混蛋!”

    差距到郝帅的一双手朝着自己的敏感处不断挪去,袁珊珊娇躯不由自主的一抖,阵阵异样的酥麻感传来,浑身上下不与自主地一软……

    银牙暗咬,恶狠狠地道:“赶紧把你的一双狗爪子给老娘拿下去,不然老娘剁了它!”

    说着,袁珊珊松开了一只手,摸到腰间的警棍上,看样子要动手。

    “嘿嘿,人家不是怕掉下去了吗,就放这,不乱动了,保证不乱动了!”

    看着处于发飙边缘的袁珊珊,郝帅尴尬一笑,赶紧是让自己的一双手老实了下来,不再乱动。

    ‘嗯,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搂着也不错……’

    自认为是个知足的人,郝帅依旧是搂着前者的细腰,可谓是满满的享受。

    “混蛋混蛋,以后千万别落到姑奶奶手上,不然……”

    …………

    “滚下去,顺便把你的爪子给我拿下去!”

    过了一会儿的功夫,袁珊珊一个潇洒地摆尾,把摩托车停到街边,留下一道青烟,把郝帅甩在了街上。

    ‘我去,不是吧,就这样把我给甩了,天理难容啊!’

    站在繁华的大街上,郝帅无语地看着远去的警花,心里一阵不爽,自己好歹帮你抓了两个贼好不好,竟然这样对待你们的恩人,狼心狗肺的东西!

    郁闷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周围高耸入云的大厦,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郝帅嘴角微微一抽,建这样的大厦,应该要话不少钱吧。

    “咕噜咕噜……”

    正在秦阳打量着四周的景色时,肚子突然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好饿啊!

    来这临海市一趟,哥容易吗我,坐大巴雷不说,好心好意追个贼,竟然还被大巴甩了!

    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郝帅一阵苦笑,东西丢了,想在身上可是一毛钱也没有,怎么活啊!

    ‘看来是要赚点钱了,先填饱独自再说……’

    闻着街边传来的阵阵飘香,郝帅心里简直像猫挠一般,他饿啊!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江湖神算,法力无边……”

    沉默着走到街中央,深吸了一口气,郝帅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然后……

    收获了无数鄙视的目光,这丫的有病吧!

 第三章 喂,前面那老头

    “我去,这哥们是不是疯了,都什么年头了,竟然还算命?有病吧。”

    “哈哈,我看也是,估计脑子灌水了,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么一出啊……”

    本来大街上人就多,郝帅突然是嚎上那么两嗓子,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然后……被别人当疯子了!

    在这科技高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还有人相信算命?扯恐龙蛋呢。

    “哥们,我看你额头含煞,恐怕这几天会有血光之灾了,要不要我替你算一卦?友情价,不要九九九,只要九十九,包你满意!”

    一把拉住一个胖子,郝帅双手连连掐动,然后哎呀大叫一声,神色肃穆道。

    “你丫的有病吧!”

    “唉,哥们,你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谁曾想,那胖子连头也不回,骂了一句神经病后直接走了。

    “唉,现在城里人怎么都这么不讲究呢,一点礼貌都没有!好心帮你们算一命,怎么都不听呢!”

    郝帅一拍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怎么就没有人相信自己呢,哥好歹也是上只天文地理、下知鸡皮蒜毛的天才啊。

    算命,简单来说就是望气,通过特殊的秘法,来观测一个人的凶吉,从而做出相应的对应之策。

    “桃花运,面含桃花,这哥们今晚肯定是有艳遇,说不定晚上就会去嘿咻嘿咻……”

    “我去,好绿啊,这哥们的老婆绝对是出轨了,这么大一定绿帽子,心疼你三秒……”

    既然撒网不行,那就选择一个特殊的目标吧,最好是那种有钱、马上就要死了的那种。

    “嗯,就你了,老头,今天哥救你一命,给个十万八万的不过分吧!”

    寻摸了好一会,郝帅终于是确定了目标,一个装着唐装,身边跟着几个身强体壮的保镖,一看就是有钱人。

    印堂发黑,隐隐间,额头有着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掐指一算,是命不久矣的趋势啊。

    “哎,老头!”

    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郝帅一阵小跑,挡在那个身穿唐装的老头身前,“老头,叫你没听见啊,知不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小子,你想干什么?!”

    一句话,身让得老者身边的几个保镖如临大敌,上前两步,恶狠狠地道。

    “切,两个傻大个,一边玩去,我找这老头有事,耽误了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一伸手,直接把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个彪形大汉巴拉到一边,两个保镖顿时一阵踉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着两边倒去,看的那老者心中暗惊:这个年轻人的力气好大!

    要知道自己的保镖可可都是退役的特种兵,力气比一般人大多了,对付几个普通人根本不在话下,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轻轻松松推到一边去了!

    “年轻人,你找我有事?”

    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两个保镖站到一边去,唐战和颜悦色地问到,多少年没碰到这么有趣的年轻人了,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对,找你有事,我跟你说啊,你马上就要死了,要是再不救治的话,明年的今天可就是你的忌日了!”

    肚子饿的要死,郝帅自然不会浪费时间,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简单直白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小子,你找死!敢这样跟唐老说话,是不是活腻歪了!”

    一旁的保镖当即怒吼一声,在临海市跟唐老这样说话的人,早就被沉到海里去喂鱼去了!

    “呵呵,小伙子,那你说说,我是怎么了?”

    制止了想要上前的保镖,唐战笑道:“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今天你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可就别怪我老头子不厚道啊。”

    对于自己的身体,唐战再清楚不过,特别是这几年,一日不如一日,今天他就是去医院检查的,原因是一早上起来,就感觉到阵阵不舒服了。

    “你呢是个练家子,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受过内伤,被人一掌打在了腹部,现在积血堵塞血管经脉,再不治疗,你今天可就要交代在这了!”

    郝帅心想还是这老头懂事,不像旁边这两只狒狒,块头大了不起啊,真是!

    观察了一下,郝帅淡淡地道。

    “小子,竟敢忽悠我们,你找死……”

    “退下!”

    一听郝帅说唐战马上就要死了,那两个保镖怎么受得了?握着砂锅大的拳头就要冲上来。

    “年轻人,你说下去!”

    心中顿时一惊,唐战拦下了自己的两个保镖。

    对于自己的情况,唐战是再清楚不过,年轻时他与人交战,遭人暗算,从那时就落下了病根,多方求医,一点效果也没有。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是看了一眼,就把他的情况说了个七七八八!

    要知道这些事即便是他最疼爱的孙女都不知道啊。

    一时间,唐战的心里有着些许的希望涌起,说不定这个年轻人可以就自己一命,让自己多活两年呢?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把家族里面的事情全部处理妥当,不留任何的隐患!

    “上道!”

    打了一个响指,郝帅笑道:“其实你这病吧,说白了就是耽搁的时间太长,要是能早点遇到我的话,倒是可以根除……”

    说着郝帅皱起了眉头,早点发现,一副药就可以解决的事,可是现在嘛,很麻烦,耽搁地太久了啊,棘手!

    “年轻人,你叫什么,老夫唐战!”

    深吸一口气,唐战带着几分急切道:“你要是能救老夫一命,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郝帅,怎么样,帅气的帅,怎么样?名字是是不是跟我的人一样?!”

    “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就帮你看看,不信的话拉倒,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谁也不欠谁的!”

    “信,怎么不信,今天我老头子的老命就交给你了!”

    终究是叱咤临海市的风云人物,豪气一挥手,唐战豪气地道,想他当年也是称霸临海市的男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机会就摆在自己眼前,赌一把又怎么了?!

    “嗯,跟我想地一样,气血不畅,经脉堵塞,嘿嘿,也就老头你运气好,幸亏是碰到我了,不然的话,今天你就要玩完喽!”

    伸出两根手指搭在唐战的手臂上,几个呼吸后,灵力在前者体内转悠了一圈,大致了解了情况,跟之前猜想的差不多。

    旧伤复发!

    低头想了一会儿,在唐战紧张的注视下,郝帅道:“事呢,也就是这么个事,想要痊愈虽然要费上不少的功夫,可以说很棘手,可是只要暂时压制的话,倒是很容易……”

    “什么?我的伤还可以痊愈?”!

    唐战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对于自己的伤,他再清楚不过,现在也不过是靠着珍稀的药材,吊着一口气而已,而现在,郝帅竟然说能让他痊愈,这怎么不让他惊喜!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郝帅是什么人!”

    嘚瑟一句,郝帅突然好奇地看着唐战,“可是,我们很熟吗?”

    “哈哈,郝帅是吧,只要是能保住老头子这条命,要求尽管提!”

    豪气一挥手,颇显几分大佬的派头。

    “额,很好,等地就是你这句话!”

    暗道这老头子上道,可是旋即郝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老唐啊,你在临海市应该有几分面子吧?”

    帮这老头看病需要用到银针啊,而自己的包落到那大巴车上还不知道被送到哪去了。

    “哼,唐老可是临海市说一不二的人物,谁敢不给面子……”

    “停!”

    赶忙是制止了黑衣保镖吹牛装逼,郝帅直接道:“帮我找个东西,在一辆大巴车上,要是没有那东西,我也没办法!”

    说着,郝帅无奈地耸了耸肩。

    “查,马上查!”

    一个电话打出去,整个临海市顿时动了起来,只因为唐战的一句话。

 第四章 刁蛮小美女

    “嘿,老头,没想到你还挺有钱。”

    找自己的东西肯定要一段时间,所以在唐战的邀请下,郝帅直接坐上了老头的车,向着前者住处而去。

    老者的座驾是一辆加长版的奔驰,舒服的没话说,关键是在车里里面,红酒什么的一应俱全,肚子有些饿了的郝帅也不客气,直接拿着就喝了起来,权当垫肚子了。

    “那个郝帅啊,你真有把握治好老夫的病?”

    “那是当然,不然的话我闲着没事干找你一个老头干嘛,临海市可还有着无数的妹子等着我去解救呢。”

    放下手中的酒杯,郝帅看着唐战道:“事先说好了,你之前答应的条件一个不能少,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遵守医德啥的了。”

    “哈哈,这个小友你放心,我老头子向来说话算数!”

    在两个人交谈的时候,车子缓缓地驶入了一别墅群,看着窗外成群的别墅,郝帅不禁砸吧砸吧嘴,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有钱人才能住的地方。

    这样一来的话,老头倒是没有骗自己,等会儿下针的时候就出点力吧。

    暗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郝帅美滋滋地想到,等完成了这一单,自己也算是个有钱人了吧,到时候就有钱泡妞了。

    “那个你先去准备一下,等我的东西一找回来,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进入别墅群后,郝帅一挥手,淡淡地道,那态度直接气的两个黑衣保镖鼻子里直喷气,跟生气的牛死似的。

    “呵呵,好,你的东西已经找到了,马上就有人送过来了。”

    对于郝帅这种漫不经心的坦度,唐战呵呵一笑,也不在意,有本事的人嘛,更何况还是一个年轻人人,心气难免有些高,正常。

    “这别墅群,位置选的还不错,依山傍水的。”

    随意地溜达着,郝帅打量,可是旋即生出一种异样之感,整个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娘的,怎么回事?”

    “嗡嗡嗡……”

    正准备仔细打量一番,一阵巨响的跑车轰鸣声传来,只见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飞速地驶入别墅。

    下一刻,竟然是没有减速的打算,直接冲着郝帅就冲了过来,中途还特意加了油门。

    “哎呀,卧槽,这是要谋财害命的节奏啊!”

    本来还在为刚才一瞬间的异样之感奇怪,一回头,郝帅差点是吓个半死,一辆红色的跑车竟然直接朝着自己撞了过来!

    “哼,本小姐终于找到你了,今天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坐在车上,林云咬牙切齿道,一回来就看见了自己的仇人,二话不说,直接选择了报仇。

    “靠!

    危机时刻,郝帅连骂人的心都没有了,单足狠狠点地,然后整个人于瞬间腾空而起,直接啪的一声,踩到了那正在急速行驶的跑车上。

    “哎呀呀,气死本姑娘了,混蛋,你给我等着!”

    本来崭新的跑车上,只有一个凹陷,现在因为郝帅又是凌空来了一脚,好嘛,一左一右,直接来了个对称。

    好好的一辆跑车,直接被搞得面目全非。

    “嘿嘿,美女,我知道你崇拜哥,不过干嘛这么心急啊,都追到这里来了,怎么?是不是太迷恋哥、准备以身相许了?”

    说着郝帅一双眼睛贼精贼精的上下扫视了一下林云全身,“嗯,身材还不错,有点料,哥就勉接受了!”

    “混蛋!”

    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郝帅,林云的一张小嘴张成了O形,刚才自己看见了什么,飞人吗……

    不过林云马上就惊叹中回过神来,那个混蛋的一双眼睛太不老实了,,朝哪看呢,说不出的猥琐!

    “嘎吱……”

    一个急刹车,高速行驶的法拉利一个漂亮的甩尾,在宽阔的庭院中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漂移。

    “啧啧,小妞你活不错啊!”

    看着车子后面直冒的青烟,郝帅感叹道,光是刚才那一记漂亮的漂移,恐怕就是很多专业的赛车手都做不到吧。

    “淫贼,快下车,本姑娘今天要好好收拾你!”

    直接拉开车门,林云气冲冲地指着郝帅的鼻子,气势汹汹地道。

    ‘哟,这小妞还是个小辣椒啊,之前在高速公路上还没有发现,不过,我喜欢!’

    也不废话,郝帅直接一个帅气的翻身,跳下车来,“这位小美女,你没有搞错吧,刚才可是你开车撞我,怎么恶人先告状啊。”

    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郝帅准备跟林云好好理论一番,可谁曾想前者根本不认账!

    “哼,别以为本姑娘不认识你,之前在高速公路上,就是你把我的车给踩烂了!”

    “废话少说,看招,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娇喝一声,林云笔直修长的大腿直接一个横甩,带着呼啸之音直接朝着郝帅的脸甩了过来。

    ‘我擦,这是要毁我的容啊,小妞出手还挺狠。’

    面对着林云的攻击,郝帅却是不闪不避,直接站在原地,看着前者修长的大长腿,一阵痴迷,就这腿,至少可以玩十年!

    脚步微微一动,只是向右边移了一步,林云凌厉的一脚瞬间落空

    “哼!”

    一脚落空,林云殷红小嘴发出冷哼一声,紧握的小拳头接连而上,有着几分练家子的模样。

    “姑娘家家的,长得不错,怎么脾气就这么暴呢,要乖。”

    悠闲地如同闲庭漫步,郝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是让得林云的攻击一次次落空,气得尖叫连连。

    ‘你说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不穿裙子啊,要是穿着裙子跟我打,打多久我都愿意啊。’

    有些遗憾地扫了一眼前者修长的大长腿,郝帅遗憾的叹气一声,紧身牛仔虽然看起来也不错,可是换成裙子的换肯定有事一番别样的‘风景!’

    “啊,流氓,快给给本小姐放开,不然……”

    一把抓住再度袭来的修长大腿,郝帅忍不住揉捏了两下,嗯,手感还不错,软软的,很有感觉。

    轻佻的举动,直接让林云发出一阵高分贝的尖叫,自己竟然被流氓给羞辱了?!

    “呵呵,流氓吗,今天我还就流氓一回给你看!”

    一声声流氓叫的郝帅心里也是痒痒的,被叫了这么多声流氓,稍微流氓一下,不过分吧?

    一只脚被抓在手中,林云重心一个不稳,赶紧是扶着一旁的跑车,背朝秦郝帅,妙曼身姿一览无余,,修长大腿,丰满的臀部,再往上,是堪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这姿势,我给满分!’

    不由自主地,郝帅想到了一个恶俗的词语——后入式。

    脑子一热,邪恶的念头冒出,不顾林云小嘴中传来的惊呼阵阵,正准备上去轻薄一番,好好感受一下其中美好。

    既然被叫了一声流氓,自己也不能吃这亏不是。

    可是,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让得郝帅赶紧是松开了手,把头扭到一边,装作看风景,吹起了口哨,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做的样子。

    “呜呜,爷爷,那个流氓欺负云儿,你快叫人把他拿下啊!”

    ‘爷爷?!我去,不是吧,这世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林云小美女的话,直接让得正在假装看风景的郝帅一个踉跄,差点把下巴给惊掉了。

    这小美女,好死不死地竟然是刚才那老头的孙女,太他妈巧了吧。

    自己在别人的家里,光天化日之下,还当着那老头的面,调戏了他的孙女?

    抬头望天,郝帅直觉得自己心里现在有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蹂躏着他幼小的心灵,这都他妈什么是啊,操蛋!



进入下载页面
精品软件
本类下载排行
相关软件
- - 联系我们 - 下载说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