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最近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白叶荣下载站_破解软件_游戏攻略_手机软件软件下载应用软件电子阅读

重生为后之卿本毒女TXT全集下载

  • 运行平台:XP/Win7/win8/win10
  • 软件语言:简体中文
  • 软件类型:常用工具 - 应用软件 - 电子阅读
  • 软件授权:免费软件
  • 软件大小:未知
  • 软件评级:
  • 更新时间:2017-5-10 10:27:09
  • 联系作者:暂无联系方式
  • 程序网址:Home Page
  • 图片预览: 没有预览图片
  • 数据统计:
软件介绍:

《重生为后之卿本毒女》


 第1章:破庙惨死

    轰隆隆——

    随着一声巨响,瓢泼的大雨就这样倾倒了下来,洪都许久都没有出现这么反常的天气。

    刘归凡坐在郊外的破庙里,头顶是早已被雨水浸湿的茅草。

    因为地势低洼,落在地上的雨水混杂着泥土开始倒灌进庙门,她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中也浑然不觉。

    抬头看着昏暗的天边时不时被闪电劈开一道亮光。枯藤,老树,到处都是破败。

    想她身为洪都第一大户的女儿,坐拥万贯家财,却落得如此下场。

    与她的破布烂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她身边这位衣着华丽的女子。雨滴落在地上,溅起的泥水不经意的碰上了女子精致的绣鞋,紧接着就见她厌恶的将身子往仅剩的干净的位置挪了挪,毫不客气的也将这厌恶的神情也落在了刘归凡的身上。

    只是女子面上却装的是那样的巧笑倩兮,“好妹妹,你现在这个样子,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拿了银子快走吧。”

    走,说的轻松。

    这天下之大,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处?

    “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刘归凡抬眼看着身边的人,冷眼划过被她丢在地上,已经被泥水浸湿了的银票。

    修长的手指终于伸了出来,捏起银票,看着上头的数字,冷哼了一声,“表姐,夺了我那么大的家业,这区区五百两就想打发了我,你可真大方啊!”

    “我夺你的家业?”女子瞬间就被踩到了痛楚,面色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这本就是我刘家的东西,你一个野种,非我刘家的血脉,还想继承家业?”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大家小姐的姿态?”女子厌恶的看着坐在泥水里的刘归凡,手上捏着帕子挡在鼻口,“勾引男人,若不是爹爹好心救你一条小命,你早就被浸猪笼了,竟然还不知足,妄想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

    她勾引男人?

    她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刘归凡突然就笑了,“说这些,你不心虚吗?”

    若不是表姐那一封“不小心”出错的游园拜帖,我怎么会出现在郊外,被那个突然却又巧合出现的男人强暴?

    我多么相信你,可是你呢?你引人前来看我丑状,还买通我的丫鬟给我灌上莫须有的罪名,让我成了这洪都人人喊打的狐狸精!

    偌大的洪都,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那些那些所谓的多年邻居、朋友,都要将我浸猪笼,恨不得我死!

    刘归凡死命咬着下唇,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来,“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你就不怕吗?”

    “我怕什么?”女子无所谓的扭头讪笑,“舅舅、舅母是自己不小心,掉下悬崖尸骨无存;而你,是自己勾引男人,落得人人唾弃;至于家产,这本就是刘家的东西,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什么好害怕的?”

    原来,

    这个才是表姐的真面目。

    害她爹娘死于非命、夺她家产、毁她清白,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什么拿回自己的东西,在这里装什么纯良?

    若不是她好心送出去的银子,叔父哪能当上洪都知县;若不是她仗义自助,叔母、表姐哪里来如今的锦衣玉食?若不是她,现在的刘家还只不过是一群在乡野间的村夫农妇,哪里有现在穿金戴银的生活?

    想不到啊,她用这么多的银两,竟然养出了这么多的白眼狼,还亲手将自己送到了狼爪之下,任人宰割!

    什么至亲之人,什么好姐妹,在金钱面前都是假的。

    那些只不过是握在手中的泥沙,看起来真真切切,但是风一吹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她瞎了眼,错信了人!

    “好!”刘归凡猛地站起来,双手恶狠狠的扣住了女子的脖子,将她按在墙上,眼睛瞪得滚圆,“既然不怕,那就等着午夜梦回,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前来找你索命!”

    “那我就在这里多谢表妹提醒了。”下人迅速就将刘归凡给拉开,女子嫌弃的用手帕擦干在脖上的泥土,随手将帕子丢在地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就等着表妹死后,带着那些厉鬼一起来找我索命,看看我是被你们一起带到地府,还是在这世上活的潇洒!”

    一旁的婢女将地上的银票捡起,这才撑起一旁的绣伞,随着女子慢悠悠的走出了破庙,走进漫天的大雨中,女子声音混杂着雨水传进刘归凡的耳朵,“这五百两可不是个小数目,既然妹妹看不上,那表姐这就走了。”

    刘归凡瞪大了的双眼在这夜色中亮的很,语气中都是自信:“表姐,你这算盘打的真响,劝我出了洪都,再让人取走我的小命,好理所应当的霸占我的家产。但是你别忘了,我是京城恭亲王的外孙女,就凭你,想要我的命,下辈子吧!”

    女子在听到这话脚步一顿,看笑话般的转身,快步走到刘归凡的面前,身边的下人迅速将她给控制住,让她不能动弹。而女子的双手顺势握紧了她的下巴,“天知道我现在多想掐死你,但是我不会这么做。”

    窒息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刘归凡不自觉的挣扎,而女子的手就这样放开了。

    “嘭”的一声,她跌落在地上。

    女子看着她这么狼狈的样子,放声大笑了起来,用手指捏起了刘归凡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好妹妹,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只是有个问题想问问妹妹,你这个恭亲王的外孙女在洪都叫的响亮,远在京城的恭亲王,愿不愿意认呢?”

    女子的右手猛地在她的侧脸拍打了好几下,“你也不想想,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一个小小的刘家,敢做出这些事情吗?”

    “你说什么?”刘归凡猛地站起来,眼前一黑,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这不可能!

    恭亲王,她的外公,怎么可能会要她的命!

    是他找她回京,是他主动前来认亲,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女子看到刘归凡的表情,心中无比的舒爽,决定再给这已经烧旺的火添上一把柴,一步步的靠近,将她逼到墙角,“你真以为那些人是来接你回京的?醒醒吧,他们不过是要把你找出来,然后杀了你。你一个野种,回到京城除了能给恭亲王府抹黑,还能带来什么?那些人可比我们狠,至少,我现在还给你送来了银两,他们呢?”

    “他们一开始,就打算要你的命!你死了,恭亲王府的耻辱就永远不存在了。”

    原来如此,那一纸认亲书,就是一道催命符。

    “你倒是好心,让她做了明白鬼。”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位身着红衣的女子。

    红衣女的声音就像是沙漠里的一汪清泉,明明甘甜,却带有致命的毒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多费唇舌,受死吧。”

    简简单单取走一条人命,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就像是丢掉一袋垃圾。

    原来这就是京城中的达官显贵。

    在那些人的眼中,名声比什么都重要,人命、亲人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草芥,随时都可以丢弃。

    而现在,刘归凡就是她口中的垃圾。

    即便是如此,她依旧是不死心,“死之前,我能知道你是谁吗?”

    话音才落,长剑就已经刺进了她的胸口。

    刘归凡心眼看着鲜血随着剑的拔出而喷涌,看着鲜暗红色浸湿了自己的衣裳,然后和泥水混为一滩。

    嘭——

    她摔在地上,逐渐失去了意识。

    红衣女低头看着她,“一个野种,不配知道我是谁。”

    你不过是一个野种,

    你去到京城只会给恭亲王府抹黑,

    他们原本就打算要你的命!你死了,恭亲王府的耻辱就从此不存在了!!

    外头狂风依旧,夜色越发的寒冷。

    刘归凡看着这一切,耳边传来的是爹爹和娘亲跌落悬崖的尖叫。

    眼前闪过的是强暴她的猥琐男人,叔父伪善的笑容,表姐丑恶的嘴脸,身旁这个女子声音中的寒意以及京城中那些从未谋面的亲人。

    她以为的亲情,不过是他们早就已经设置好的圈套。她满怀期待的一步步走进然后被死死套牢,万箭穿心!

    好一个恭亲王!

    好一个亲外公!

    既然如此,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刘归凡的眼睛突然充血变得鲜红,那些对不起我、害过我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一个也别想逃!恭亲王、表姐……我以永生不得转世为代价诅咒你们:

    咒你们求的,永远求之不得;咒你们在乎的,永远把握不住;咒你们,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她的眼睛瞪得巨大,死不瞑目,定变厉鬼索命!

 第2章:重生归来

    暴雨下了好几天,城外的河水也早已过了警戒线,今个儿天亮,总算是放晴了。

    洪都县内的一处宅院,微风透过撑开的窗子吹进屋内,吹动了才支起的纱帐,女子躺在床上,额头上冒出了薄汗,不安的呢喃着,“刘歆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梦中的长剑刺进胸口的那一下,她终于“腾”的起身,看着房间内熟悉的布置,还有身下的雕花木床,猛地吸了一口气。

    阳光透过窗台照在她的身上,这是活着的温度。

    没死?

    她没死!

    外头的丫鬟听到屋内的动静,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见着女子起身,连忙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今日要穿的衣裳,“小姐醒了怎么呆坐着,也不叫我们进来服侍?”

    刘归凡看见丫鬟,一双眼睛猛地一下瞪得老大,扑上去狠狠的抱住了她尖叫:“阮霜,你还活着?”

    她清楚的记得,阮霜代替自己被浸猪笼的那一天,被困在竹篮里面即将被沉入河底的阮霜,嘴角还是带着笑的,还在说:小姐,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现在她还活着,阮霜也还活着,真好!

    感受到从阮霜身体传过来的温度,刘归凡这才回过神仔细的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除了身下价值不菲的紫檀木雕床,摆在窗口的是一张书桌,桌子上搁着毛笔以及未作完的画,一旁梳妆台上,放着的是她最爱的簪子。

    这里是……

    “刘府?我回来了,我还活着!”刘归凡像是发疯一样的大笑,“阮霜,快告诉我恩人在什么地方,是谁救了我,是谁救了你?快快替我梳妆,我要去好好的拜谢恩人,替我出了这一口恶气!”

    说着,她迅速的起身换好衣裳,坐在了梳妆台前。

    阮霜见着小姐这个样子,一脸的茫然,边梳妆边问道:“小姐可是梦魇了?小姐是刘家的小姐,自然是要住在刘府的,不然还能去哪儿?”

    听见这样的回答,刘归凡也是蒙住了,“你不记得了?我被人陷害,被赶出刘府……”

    茫然的摇头。

    阮霜见着她神神叨叨的样子,眼中都是心疼,“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老爷、夫人才出意外,您要是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办啊?”

    “才……”刘归凡突然就顿住了,爹娘不是早就已经过世了,怎么会是才出意外呢?

    不对,不对……

    她一把抓住了阮霜的手,狠狠地掐住,瞪大了眼睛,厉声问道:“刘歆呢?她在哪……在哪!”

    阮霜被吓得打了哆嗦,“表……表小姐在大厅候着,说是、说是和小姐商量好了,今个儿陪着小姐一同去悬崖边祭拜。”

    因为尸骨无存,刘归凡不知如何将爹娘下葬,便在他们出事的悬崖边做了个衣冠冢。

    原来是这也样!

    “哈哈哈哈……”

    本以为这一世悲惨结束,本想变成厉鬼找他们索命,却不想……不想老天有眼,竟然让她回到了一切的开始,虽然爹娘已经被他们用诡计害死,但是她还没有被人毁去清白,刘府偌大的家产也还在她的手中,京城的人还没来,还不晚,一切都还不晚!

    既然上天都不让她死去,既然上天都想让这一切重来。那么,她定不会让那些人好过!

    再一抬头,看着窗外的阳光,竟恍如隔世。

    从备受宠爱的刘家独女,到“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再到家产旁落,惨死破庙。她仿佛听到了市井之人的指指点点,听到了那些心怀不轨人的嘲笑,听到了京城恭亲王府众人如释重负的长叹……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恶人得逞,不会再让人揉捏在股掌之中!

    表姐,叔父,外公……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刘归凡重活一世,前来索命!

    阮霜看着面前的小姐,就像是见到了地狱的修罗,让人忍不住在这暖春打了一个哆嗦,寒意从脚而起。

    恐惧……

    这是她唯一的感受。

    刘归凡却在这个时候猛然裂开了笑容,“阮霜,你还不快些,表姐正在前厅等着,我可不能让她久等了。”

    一晃眼,刚才狠毒的眼神又变得纯良,阮霜有些恍惚,定睛一看,小姐还是这般的温暖,连忙在心中骂了自己几句,觉得自己不知好歹,小姐那般好的对自己,自己还要将小姐想象成坏人。

    两人正忙乎着梳妆,外头就这样闯进来一穿绿衣裳的婢女,甚至都没有行礼,笑着说道:“小姐可要快些,不然表小姐在外头可要等急了。”

    陶安!

    见到这人,刘归凡就恨得牙痒痒。

    前世若不是陶安出现,说刘归凡勾引男人,她也不至于落得那个下场。

    “那就让表姐等着。”刘归凡面色一沉,眸中瞬间就带着寒意,“既然要来,便要早早的递上拜帖,我也好命下人做好准备。哪有她才到,我就要出去迎接的道理?”

    “可是……”陶安到底是不敢顶撞,只能是小声呢喃,“可是表小姐说……”

    “表姐说什么了?”微微一转身,刘归凡的目光瞬间就锁定了陶安,“一口一个表小姐,我倒是要问问,到底我是你的主子,还是刘歆是你的主子!”

    “自然是小姐。”陶安不在意的冲着刘归凡行礼,“只是奴婢想着,小姐好歹也唤表小姐一声姐姐,这世上哪里有妹妹让姐姐等的道理,自然是催的急了些,若是令小姐心中不爽了,奴婢在这里给小姐道歉了。”

    说是道歉,话中依旧是在暗讽她。

    “哼!”刘归凡的手猛地拍在了桌子上,“你这是在说小姐我不懂规矩了?”

    陶安有些吓着了,下意识的就想下跪认错,却在眼神飘过窗外的之后忍住了,只低着头,不发一言,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冤枉了一般。

    刘归凡随着她的眼神望过去,就见着刘歆正带着手下的奴婢浩浩荡荡的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指指点点,说是这院子何处不行,何处要改改,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来的正好,就让着好戏接着唱下去!

    她也不说话,就等着刘歆前来,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推门的声音这才响起。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妹妹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才走来,刘歆也不管事情原委,就冲着陶安训诫道:“你这丫鬟真真是不称职,小姐让做的事情,不论对错,下人们只管去做,这天下哪里有教训小姐的奴仆了。你叫什么名字,还不快自去领罚!”

    说着,陶安就打算默默的退出房间。

    “慢!”接过下人们端来的茶水,刘归凡笑着看向一旁的女子,温和的问道:“本小姐还没说怎么罚,你去哪儿领罚?”

    以前只要刘歆说了话,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算是饶过了这些犯错的下人。只是从今往后不可能了,她要让刘府的仆人们都弄弄清楚,到底谁才是他们的主人!

    陶安没想到刘归凡竟然真的要罚她,紧张的直拿眼睛向刘歆求助,而刘歆也很是自然的开口,“不过就是个不听话的奴婢,打上几板子,自然就老实了。”

    “不听话的奴婢?我看不止吧……”刘归凡手中的茶盖猛地摔在了茶盏之上,“一个不知道自己主子是谁的奴才还要她做什么,卖到青楼里都是便宜了她!”

    青楼?

    陶安这才慌了,猛地跪在地上求饶,“小姐,不要啊,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以后不敢了……”

    见着刘归凡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陶安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刘歆的脚下,“表小姐救我,我不想去青楼啊,表小姐……”

    刘归凡斜眼看过去,语气阴沉,“表姐你看,不知道自己主子是谁的奴婢,是万万不能要的!”

    刘歆的手猛地将自己的裙摆从陶安的手中拉回来,面上笑的有些尴尬,猛地踹了陶安两脚,“你求我做什么,还不快去求你家小姐,小姐仁慈,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仁慈只会被人骑在头上,如今的她早就不知道仁慈两个字怎么写了。

    “别冲着我磕头,怕折寿。”刘归凡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自己去柴房思过,待我晚上回来,好好的收拾你!”

    说完,走了两步行至门口,见着自己身边竟然只有阮霜一个下人,面色瞬间就低沉了下来,“你们一个个的还等着本小姐来请才肯动?既然都不知道主子是谁,晚上就和陶安一起打发了算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处处被表小姐压制的刘归凡竟然挺直了腰板,看看她再看看一直坐着没动的表小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愣着做什么,要是不想呆在这刘府,小姐我第一个满足他!”

    见着众人都围在了自己的身后,刘归凡这才得意的转头,仰起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她的穿着,花红柳绿、艳压群芳。

    刘归凡的眉毛微微的一挑,“表姐若是穿这一身去选花魁,我自然是没意见的,若是想穿着去祭拜我爹娘,还请你回去将衣裳换了,免得我那泉下有知的爹娘瞧见了,心中不自在。”

    “你……”

    “我什么?”她冷眼看过去,“既然表姐愿意提我省银子,每个月来我这儿领的置装费刚好也省了。”

    什么?

    竟然敢停置装费!

    这贱丫头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刘歆面色一冷,“你这是什么意思?置装费本就是刘家的财产,你我都是刘家的姑娘,你能住在这刘府已经是刘氏格外开恩,你有什么资格停我的置装费?”

    “我没资格?”刘归凡笑着拍手,一双眸子却冷如寒潭,“好一个刘家的财产,你我虽以姐妹相称,但是你这个刘和我这个刘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今日既然表姐提到了,不如咱们好好的说道说道?”

    紧接着,从袖子里将刘氏长老签字的文书拿了出来,亮在众人面前,“这上头可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爹爹已经从刘氏族谱除名,和你们再无半点关系。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胆敢觊觎我偌大的家产?”

    刘归凡目光锋利如刀,双手一指,“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我轰出去!”

 第3章:表姐的眼睛可真厉害

    当自己被人往外拖的时候,刘歆这才觉得有些怕了。

    若是刘归凡真的将这事儿闹起来,他们家没了资助,靠着她爹身为洪都知县的这点微薄俸禄,可就再也过不上这锦衣玉食的生活。

    忍,她一定要忍!

    右手正好捏上了在袖口的拜帖,刘歆瞬间就变了表情,“我的好妹妹,表姐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就生这么大的怒气?刚刚杜家小姐请我前去喝茶,我这不是来不及换衣裳嘛!”

    挣脱了下人的束缚,刘歆走到刘归凡的面前,笑着将拜帖递给她,“这是杜小姐让我转交给妹妹的游园会帖子,说是如今郊外的花儿开的正艳,邀了县里面的姑娘们明日一同去赏花呢!”

    刘归凡接过帖子随手放在一旁,目光却有意无意的从刘歆的面上扫过。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从刘歆的脚底升了上来,这贱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变的这么厉害了,吃错了药不成?

    刘歆觉得自己的这种感觉有些可笑,将帖子拿起来,打开,着重的提了一句上头的时间,“游园会就在明日的未时,妹妹可别忘了。”

    未时?

    听到这个时辰,刘归凡忍不住讪笑了一声,心中更是泛起了一阵杀意。只怕是刘歆早就已经找好了男人,就等着明日未时她傻傻的前去,然后闹一出好戏,夺她家产,害她身败名裂。

    刘归凡面色一沉,嘴角却微微的勾起,接过帖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笑道:“记着呢,未时。只是这帖子瞧着,倒不像是杜小姐的字迹……”

    这阴阳怪气的语调令刘歆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而刘归凡却低头理了理自己裙摆,接着说道:“时辰也不早了,瞧着也来不及换衣裳,就不强迫表姐随我同去祭拜了,想着我爹娘泉下有知,估计也不愿意瞧见表姐最近这满面春风的样子!”

    刘歆此时巴不得离开,正愁没有借口,如今刘归凡主动提出来,正好如了她的愿,只是面上还是装作失落,“舅舅、舅母生前一直将我当成亲女儿一般,今日头七我却不能随妹妹同去,实在是……”

    不等她说完,刘归凡就领着人往外头走,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表姐这么想去,等等表姐倒也无妨,横竖不过换一身衣裳,能耽搁多少时间?”

    “这……”刘歆面上有些挂不住了,“此番前去悬崖路途遥远,我还是不耽搁妹妹的时间了。”

    看着刘歆的背影,刘归凡的目光蹴的变得疏冷,一旁的阮霜突然开口,“说的比唱的好听,跑得比兔子还快!当初若不是为了替她找一个美景处办生辰宴,老爷和夫人也不至于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她倒好,一滴眼泪都不曾流,那良心啊,都被狗吃了!”

    刘归凡将刘歆因为急于离开而掉落在地上的发钗捡了起来,递给阮霜,挑眉,道:“说她有良心,还真真是抬举了她!”

    “就是,白眼狼!”阮霜愤愤地说道:“还有那个游园会,小姐还是别去了,保不定她又想耍什么花招,想着对付咱们呢!”

    想不到,阮霜竟然看的如此透彻!刘归凡微微一笑,道:“去,不去怎么揭穿她的真面目?”说着,亲手将那帖子丢到湖中,眼见着她沉到水底,“找个人去杜府,就说小姐的帖子不小心掉到湖里去了,问问杜小姐明日的游园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人们当天就得到了游园会的准确时间,是在申时,比刘歆说的未时整整晚了一个时辰。前世就是这一个时辰,在那荒芜人烟的郊外,她被人强暴,喊得嗓子都哑了,也不曾有人前来帮一把。

    想毁她清白是吧?

    她倒要看看,刘歆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太阳落下又升起,一整日就这样过去,时辰眼看着就到了未时,刘归凡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带着十足的算计,“去柴房将陶安带过来。”

    因为相信表小姐一定会救自己,即便是被关在柴房一整天滴水未进的陶安,在见到刘归凡之后,哑着嗓子,依旧是气势满满,“过去这么久,小姐想好怎么处置奴婢了吗?”

    这般傲慢的样子,让人见着就觉得后槽牙直痒痒,阮霜想发话教训,却被刘归凡拦住了,“陶安,昨夜里本小姐刚刚仔细想了想表姐说的话,觉得你做的倒也没什么错,是本小姐一时怒气上了头,委屈你了。”

    转头示意阮霜,接着说道:“今个儿在街上瞧见了一支发钗,觉得特别的适合你,就赏给你了,当作是赔礼。”

    阮霜瞬间就明白了刘归凡的意思,将今日捡到的那支本属于刘歆的簪子递了过去,面上还表现的非常羡慕,“这簪子可好几十两银子呢,你可得收好了,别整日里拿出来显摆。”

    几十两的簪子就这样赏下来了?

    因为之前刘归凡软弱的性子,陶安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当下就带在了自己的头上,笑嘻嘻的问道:“小姐,好看吗?”

    “好看,好看的很!”刘归凡的眼睛闪亮亮的,带着十足的狡黠,“眼看着就未时了,表姐昨个儿还和我约着去游园会呢,只是这府上还有些事情实在是走不开,陶安,你可愿意去郊外替小姐走一趟,告诉表姐,我晚些再到?”

    得了簪子心中美滋滋,陶安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面上带着笑,恭恭敬敬的朝着刘归凡行礼,“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而刘归凡却在转身之后,就带着下人们直接递了帖子前去杜府拜访杜心妍杜小姐。

    杜心妍一直以来都和刘归凡不对付,这游园会的帖子若不是刘歆一直都在一旁劝诫,她甚至都愿意发给刘归凡。

    如今见着刘归凡到了自己的府上,面色瞬间就不怎么好了,语气也是格外的尖酸刻薄,“好端端的,你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待会儿还需要靠着杜心妍给自己作证,刘归凡自然不会当面和她起冲突,而是笑着将早就准备好的糕点递了上去,道:“自然是得了好东西,要和杜姐姐分享了。”

    下人们将糕点盒打开的时候,香味令众人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杜心妍瞧着盒子里头精致的点心,忍不住问道:“这是……清风阁的?”

    靠着这价值不菲的点心,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倒也熬到了申时,一同乘着轿子去了郊外,才到了那约定的地方,就见着百姓们叽叽喳喳的围坐一团,紧接着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刘歆的声音,“刘归凡,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刘归凡眉毛一挑,好戏开场。

    我亲爱的表姐,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被人群包裹着的是一对正在慌张整理衣物的男女,女子躲在男子的身后看不清楚样貌,男子却是洪都城中有名的地痞无赖。空气中弥漫的是荒淫的味道,刚刚在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刘歆见着众人已经开始对着女子指指点点,心中满是得意,开始了自己的表演,眼中甚至都漫出了泪花,神情皆是不忍,“舅舅、舅母离世之后无人管束,你就常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可是……可是你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怎么能够这样放纵自己,做出这等下流的事情?”

    才一句话,就将事情的性质由强暴定为了苟合,不得不称赞一句,当真是好口才。

    杜心妍本想上前去拦住刘歆,却被刘归凡给拉住了袖子,“杜姐姐,不要这么着急,还没到精彩的地方,就这么打断了,多不好啊!”

    两人站着的位置比较靠后,刘歆根本发现不了,依着她的计策,现在被强暴的女子只可能是刘归凡,便毫无顾忌的往下说道:“这人……这男人是有媳妇的,你怎么能做出勾引人丈夫的事情来呢?而且,你可是有亲事在身,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杜家会怎么想你?你让你的未婚夫杜公子该怎么办?”

    未婚夫杜公子?

    她的未婚夫杜清,不是已经和表姐苟合了吗?

    刘归凡冷笑一声,这才高声说道:“表姐可真是好眼力!”

    紧接着,挽着杜心妍的手,款款走向人群中央,“我整个下午都在杜小姐府上,不知道表姐是怎么确定,那个人就是我?”



进入下载页面
精品软件
本类下载排行
相关软件
- - 联系我们 - 下载说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