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最近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白叶荣下载站_破解软件_游戏攻略_手机软件软件下载应用软件电子阅读

总裁的专宠娇妻TXT全集下载

  • 运行平台:XP/Win7/win8/win10
  • 软件语言:简体中文
  • 软件类型:常用工具 - 应用软件 - 电子阅读
  • 软件授权:免费软件
  • 软件大小:未知
  • 软件评级:
  • 更新时间:2017-5-10 10:31:49
  • 联系作者:暂无联系方式
  • 程序网址:Home Page
  • 图片预览: 没有预览图片
  • 数据统计:
软件介绍:

《总裁的专宠娇妻》


 001 我母亲要做手术

    林莹看了看时间,她第一节课都下了,乔姗还没来,开学都好几天了。

    “怎么还没来?”

    “我……我。”接到林莹的电话,乔姗紧张的握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家里一团乱,让她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住。

    “快点,把家里剩下的钱全给我,不然啊,我这条胳膊就没了!快点!!!”乔姗的父亲忽然大怒,拽着她母亲的胳膊,将她一下子从床上拉下来,硬是拉着她让她去拿钱。

    乔姗咬了咬嘴唇,“我一会儿打给你。”乔姗急匆匆的说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哎,哎姗姗!”林莹傻愣愣的举着手机,按照她对她的了解,她知道,准是出事了。

    “爸,爸你这是干什么?”乔姗一路跟着,乔父听见乔姗的声音,脸色愤怒,一转身,一个嘴巴就甩在了乔姗的脸上。

    “你干什么打姗姗!”乔母激动的说,然后捂住胸口。

    “妈!”乔姗扶助乔母,脸上五个手指印鲜红的印在乔姗的脸上。

    “还想着去上学?小丫头家家的找个人嫁了得了,再说了,是你上学重要还是我的胳膊重要,命重要?”乔父怒吼着,乔母艰难的喘着气。

    “爸,爸我不去上学了,我妈心脏病犯了,爸,呜呜呜。”乔姗看见乔母的样子,眼泪一下子就落下了。

    乔父还是不依不饶的,“钱呢,钱在哪?”

    “给你,都给你。”乔姗拿出自己身上的几千块钱,那是她放假期间挣的学费。

    乔父一把将钱给抢了过来,“就这么点?”乔父数了数,然后咧着嘴,“等我先翻盘,把钱赢回来。”乔父说完就拿着钱出门了,。

    乔姗赶紧抹抹眼泪,打了120。

    “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乔姗心中很焦急,很害怕,她的手有些冰冷,因为她的心里明白,她母亲一直挺着,状况不好。

    “需要做心脏支架,病人情况并不稳定,尽快做决定。”医生简明的说了句话。

    乔姗咽了咽口水,“医生,请问,费用,,,”

    “我们知道你的情况,但是这个手术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得12万,做了这个手术就能延长病人的寿命,但是要是不做的话,病人随时都有可能,”医生的话戛然而止,乔姗也明白,乔姗把自己的学费给了乔父,别说12万,一千二她都没有。

    “医生,我去打个电话。”乔姗说走到一旁,刚拿出手机,电话就进来了。

    是林莹。

    “莹莹。”乔姗忽然鼻子一算,说话的时候带着哽咽的气息。

    “姗姗,我了解你,你说实话,你为什么没来上学,你到底怎么了?”林莹在房间中走来走去,乔姗哭了,她很担心。

    “莹莹,我妈,,我妈,要做手术,可是我,呵。”乔姗捂着脸,顺着墙瘦弱的身子顺着墙滑落,她有些撑不住了,“我害怕。”乔姗说。

    “姗姗,你别急,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我刚才已经问了,你没交学费和住宿费,我已经帮你交了,还有,手术费,多少钱,你说。”林莹插着腰,在等着乔姗回话。

    - - - 题外话 - - -

    文文异常肥美,请放心收藏。

 002 你的朋友?

    林莹插着腰,在等着乔姗回话。

    “莹莹我知道你家有钱,但是,我会还不起的。”乔姗哭得鼻音很重,林莹性子急,现在已经等得不可耐烦了。

    “12万……”乔姗的眉头拧的像个麻花似的。

    “好,你等着,我将钱打到你的卡上,行了别哭啦,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和我说,我们到底还是不是闺蜜,我不说了你先拖住医生,我去弄钱。”林莹说完话就将电话挂断了,乔姗知道,林莹说话算数。

    “医生,我朋友会尽快给我打钱的,你看,能不能先做手术……”

    “我们在准备,你放心,但是你还是要先交费,你母亲也要等麻药,希望最晚一个小时你能将钱交上。”

    宋氏集团门前。

    屋子里的气氛像是到了极点一样,下面几个人,战战兢兢的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的男人,他阴冷着脸,翻看文件的声音像是刀片一样划在下面站着的人的心上。

    啪!他将文件拍在桌子上,起身双手杵着桌子看着对面站着的几个人。

    “我高薪聘请你们不是让你们吃干饭的,这个事情交给你们两个月,就是这个结果?好啊,那还不如我去招几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实惠,至少,他们敢闯。”他没有发怒似的冲着下面的人大吼大叫,语气冰冷刺骨,下面的人冷汗直冒。

    “哎,林小姐,总裁在开会呢,你现在不能进去。”

    “不行我现在有急事,一定要见到我舅舅。”秘书没有拦住林莹,林莹一下子推开门,“舅舅!”

    屋子里的人都看着忽然冲进来的林莹,林莹看着这个场面,突然后悔自己一股脑的冲进来了,因为宋镜之的脸色不好,她妈妈说过,不要惹怒宋镜之,所以她没看见过自己的舅舅这么生气过。

    “你有事?”宋镜之生的好看,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总是抿着,但是却带着慵懒的迷人。

    “恩,舅舅,我有急事!”林莹提起了自己的胆子,因为她知道现在乔姗很急迫。

    看见自己的侄女这么有勇气,宋镜之倒是好奇她到底有什么急事敢闯进自己的办公室。

    宋镜之挑挑眉头,旋身坐下,“你们先出去。”

    “是的宋总。”

    “进来说。”宋镜之勾手叫了声林莹。

    “舅舅,我现在很着急,需要12万。”林莹说。

    “恩,钱可以,不过。”宋镜之看着林莹,要是以前,她想要什么东西总是会和他软磨硬泡的,现在,有点不同,“你用钱做什么呢。”

    “舅舅,我朋友的母亲做手术,现在正等着用钱呢,舅舅,你会给我的对吧,舅舅~”林莹撒娇似的说,宋镜之依旧冷着脸。

    “你的朋友?”送镜子的眸子像一把锋利的刀。

    林莹有些紧张:“对,就是乔姗,我和您说过的。”

    “呵,莹莹,你不是刚让我给她交了学费和住宿费,怎么,现在她母亲做手术你都要出钱出力?”宋镜之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倒是林莹忽然有点紧张。

 003 天上好像还不会掉馅饼

    宋镜之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倒是林莹忽然有点紧张。

    “恩……,舅舅人命关天,我朋友现在正等着交手术费,所以……”

    “好,我知道了,但是之后我要见见这个人,”宋镜之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舅舅?”

    “当然是商量下她怎么还钱了,难道是白给她的吗?天上好像还不会掉馅饼。”宋镜之说。

    “好的舅舅,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出去吧,我要开会。”

    “知道了舅舅。”

    走出了宋氏集团的大厦,林莹第一时间将钱转给了乔姗。

    乔姗接到了转款的信息,心里面高兴又激动。

    手术结束了,乔姗迎住了出来的医生,医生点点头,“很顺利,看后期回复。”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乔姗激动的说。

    “喂,莹莹,谢谢你,我母亲的手术很顺利。”乔姗打电话给林莹,林莹吃过晚饭一直在等着乔姗的电话。

    “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什么时候来学校啊,你可让我好一阵子的担心。”林莹将床上的东西拿开,自己躺了上去,对面是乔姗的床,空荡荡的,让她感觉很孤单。

    “谢谢你,莹莹,真的,我想我这辈子都换不清了。不过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乔姗认真的说,林莹帮她许多,她的恩情,她偿还不轻。

    “姗姗,你我姐妹,说这话就显得见外了,钱呢,慢慢还就好,你呢,最好尽快来上学,不然旷课也是扣学分的,想毕业就赶紧来。”

    “我想照顾一阵子我妈妈。”乔姗说。

    “你不是还有你大嫂呢吗,在说了你妈妈重病,你哥哥可没出钱,照顾的事情就交给你大嫂吧,我想你妈妈也会同意的,她肯定也会以你的学业为重的,家长不都是这么说的吗。”林莹啃了口苹果,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对了,那个姗姗啊,我……”舅舅可能要见你……林莹没说,话都到嘴边了又憋了回去。

    “什么?”乔姗问。

    “没事,没什么,总之你尽快回来吧,你们导员那边我都帮你解释了,她表示理解。”

    “恩,还是很谢谢你,莹莹。”

    乔姗之后,便打给了她的大嫂赵敏。

    “嫂子,咱妈现在在医院,刚做完手术,你看你能不能来照顾两天,我先照顾妈几天,然后去上学。”

    “姗姗,你说妈犯病了?我现在就过去。”

    赵敏挎着个包急匆匆的就来了,“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对了,做手术了?你,,,你哪来的钱啊?”

    “我同学借我的。”乔姗说。

    “你同学?姗姗你别骗嫂子,你是不是,干那种事情了,都是学生怎么敢借你这么多钱呢?”赵敏担心的说,说出来自己的猜想。

    “嫂子,真是我同学借我的,我以后会自己还的,你不用担心,还有就是,咱妈就麻烦你了。”

    “哎,一家人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只是你哥和咱爸一样,太爱赌了,这日子没办法过,咱妈是个好人,我和你哥一定会离婚的,但是咱妈我还是会当做母亲一样对待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我这里还有些积蓄,所以以后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的,还有就是,嫂子提醒你,你千万不要忘记。’赵敏拉着乔姗的手。

    “姗姗,你的钱是你自己挣得,你要上学,咱妈就是希望你以后有出息,你以后千万不能把钱给咱爸和你哥你知道吗?”

 004 喝酒了?

    “姗姗,你的钱是你自己挣得,你要上学,咱妈就是希望你以后有出息,你以后千万不能把钱给咱爸和你哥你知道吗?”

    “可是,今天爸说要是不还钱人家就会要了他的胳膊!”

    “你哥还天天说有人要要了他的命呢!你就记住嫂子的话,自己的钱自己收好,你去上学了,他们总不能找到你的学校去找一个学生要钱吧,咱妈出院之后我会带着咱妈出去住,让他们爷俩自生自灭吧。”赵敏一说就一肚子的火,只是可怜了乔姗,回到家不是在感受温暖,而是来受罪的。

    一个星期之后,乔姗不得不去上学了,乔父满屋子的找人都找不到,邻居说他家那口子住院了,他不信,因为他家里没钱,还能住院?想着就在家里搜罗出些压箱底的钱又去赌了。

    “你在哪呢?姗姗?”乔姗到了学校之后没见到林莹,好久她才回了电话,听上去,像是喝醉了似的。

    “莹莹,你在哪呢?喝酒了?”乔姗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林莹将屋子弄得很乱,乔姗正在收拾,但是听见她醉醺醺的,心中不禁有些担心,她性子比较急,电话那面声音嘈杂,看样子她在酒吧。

    “啊,我喝酒呢,哦哦哦~”林莹跟着众人欢呼了起来,她哈哈大笑着,舞池中的人很多,俊男靓女们/扭/动/着身/子,林莹长得小巧可爱,她画着精致的妆,更显得美丽动人,身后,一个同样喝多了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哎!你干什么,嗝,”林莹打了个酒嗝,“你/摸/谁/屁,股呢你!”

    “莹莹,你说什么呢?莹莹?”乔姗听见林莹电话那边在争吵,和她说话她可能也没听见,乔姗就这么拿着电话,去了她常去的酒吧。

    一进门,酒吧中的音乐和手机传来的一样,她挂断电话,仔细的看了一眼,乔姗就冲着人多的地方走过去了。

    “这谁啊?穿成这样就进来了,”一个拿着酒杯穿着紧身裙,浓妆艳抹的女人哂笑着看了乔姗一眼,乔姗没有在乎她的目光,寻找着林莹。

    “喂喂喂,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姑奶奶不会饶你的。”林莹有些站不住,喝得有点多。

    “呦,小妹妹年纪轻轻的还真敢说啊。”又来了一个人,摸了下林莹精致的小脸,林莹想要拍开他的手,但是却被那人一把握住手腕。

    “哥几个,带走,这小野猫,得好好顺顺毛才能听话,嘿嘿嘿。”三四个男的嘿嘿的笑着将林莹拖住,林莹一下子就慌了,此时她身上没什么力气。

    几个人连拉带拽的就将林莹拖到了外面的走廊,音乐的声音一下子就就变小了,几个人的笑声清楚的传到了林莹的耳朵里,她心里更加的害怕了,“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为首的那个男人笑着,色/mi/mi的看着林莹,“当然是让咱们哥几个好好的/爽/爽/了。”

    说着,几个人就开始/扒/着/林莹的衣服,林莹挣扎着,大叫着,死守着自己的衣服,但是一个喝醉酒的女人怎么能低过几个男人的力气,眼看着林莹的衣服就要被拔下,林莹吓得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005 宋镜之(1)

    眼看着林莹的衣服就要被拔下,林莹吓得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碰”的一声,林莹和那几个男人听见了酒瓶爆裂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尖叫,咚的一下,后面的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禁锢住林莹的两个男人回过头,之间身后站着一个女人,穿着休闲装,扎着个马尾,此时正面无表情的举着已经破碎的酒瓶子指着他们,而地上,他们的兄弟倒在那里,鲜血流的满脸都是。

    乔姗紧紧的握着破损的红酒瓶,她的腿有些发软,但是还是眼神坚决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我只说一遍,放开她,不然,着就是下场。”乔姗的眼睛看了下倒在地上的人。

    面前的一个男人松开林莹,插着口袋,微微的玩下身子,看着举着酒瓶子的乔姗,“我说小妹妹,就你?你吓唬老子呢?!”那人瞪着眼睛说道,“刚才要不是你在后面,我这兄弟能被你爆头?”说着就一下子抓住了乔姗拿着酒瓶子的手,力气有点大,痛的乔姗拿着酒瓶子的手一下就松开了,酒瓶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哼。老子今天就先办了你们两然后在管我这兄弟。”说着就想将乔姗推到对面的墙上,林莹就清醒了不少,她伸着脚,一下下的踹着前面的人,“赶紧放开我,我舅舅可是宋镜之!你们敢动我,我舅舅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两人听见宋镜之的名字身子震了一下,“宋,,,宋镜之?”禁锢着乔姗的人说到。

    “老大,这小丫头片子肯定是骗咱们呢,宋镜之a市谁不知道,这丫头也不怕自己闪了舌头。”

    “呵呵,我想也是。”男人说到,但是还是难免有些心虚。

    趁着他走神之时,乔姗一下子就踹在了他的尴尬位置,林莹也是一击中地。

    两个人通道不行,倒在地上直哼哼,林莹赶紧拉着乔姗跑出了酒吧。

    到了门口,林莹就动不了了,今天她喝得多,胃抽了几下,还好乔姗及时的将她扶助。

    “莹莹你怎么了?”乔姗扶着林莹赶紧到一旁的台阶坐下。

    “姗姗,我胃疼,快,叫救护车。还有,先打电话给我舅舅。”林莹说了一串号码,乔姗拿出手机拨打了过去。

    宋镜之从浴室出来,头发上滴落的水滴顺着精壮的后背留下,他慵懒的擦着头发,手机传来嗡嗡的震动声,宋镜之拿起手机,自己的私人号码居然会显示陌生来电,“喂?”

    “你好,是宋先生吗?”电话那边传来弱弱的声音。

    “是。”宋镜之回答道。

    “我是林莹的朋友乔姗,她现在胃痛,我要送她去医院,”

    “舅舅,我在w酒吧遇见麻烦了。”林莹卯足了力气喊出来。

    宋镜之在电话那边听得一清二楚的,乔姗?“我知道了。”

    “阿力,备车,去w酒吧。”宋镜之收起收起,起身去穿衣服。

    “莹莹你等等,我马上给120打电话。”乔姗急忙播着电话。

    “恩恩,”林莹有点无力,“你快点,哎呦,痛死我了。”林莹靠在乔姗的身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头上布满了冷汗。

 006 宋镜之(2)

    “恩恩,”林莹有点无力,“你快点,哎呦,痛死我了。”林莹靠在乔姗的身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头上布满了冷汗。

    “宋总,您看,怎么处理?”身边的秘书说到,宋镜之漆黑的眸子看着监控视频中的画面,脸上似乎起了一层雾一样,让一旁的秘书有些冒冷汗,毕竟自家总裁发起火来是很可怕的。

    “你看着办吧,我还要去医院看莹莹,”他起身,还没走到门口,就停住了,“哦,他的手不怎么干净,替他们洗洗,敢动我的侄女。”

    “是的,总裁。”秘书恭敬的说。

    宋镜之出了w酒吧,没有叫司机或者其他人跟随,而是独自去了医院,刚才看的监控录像说巧不巧,刚好对上了乔姗的正脸,宋镜之的注意力倒是没怎么落在林莹的身上,乔姗当时的眼神,忽然让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他自嘲似的摇摇头,居然会有这种想法,还真是可笑。

    到了医院,宋镜之准确的找到了林莹的病房,乔姗坐在外面,医生给林莹打上了吊瓶,她安稳的睡着了,现在天色不早,医生说林莹需要休息,让她回去,也免得打扰到病人,但是乔姗不放心,因为她至少要给林莹的舅舅一个解释。

    宋镜之迈着步子靠近,走廊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是偶尔过去个值班的小护士,现在就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听见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乔姗不禁转过头去看走来的人是谁。

    说实话,乔姗在见到他的时候,心荡漾了一下,他长相极好,身高应该超过了一米九,自己站在他面前应该是小葱见大树吧。

    宋镜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看见了乔姗投过来的目光,她站起身,就那么随意的打量着他,忽然对上了她的眸子,她也没有躲避,而是迎了上去。

    “你是乔姗?”宋镜之先开口,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他身材的高大让她不得不抬起头看他。

    “莹莹的舅舅,宋先生吗?”她平静的问,宋镜之难得挑挑眉,乔姗一直看着他,因为乔姗觉得,与人对话的时候,应该注视着对方,这是起码的礼貌。

    “是。”宋镜之剪短的回答,在录像中,他看见了乔姗,真是让他印象深刻。

    “你为了莹莹,爆了别人的头?”他好似陈述事实,但是其中似乎还有一丝的玩味。

    一想起这件事情,乔姗心里有点后怕,但是再一想,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是,但是我们是正当防卫,在那种状况下,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呵,”宋镜之冷哼了一声,“你还真是冷静啊。”宋镜之说,但是传到乔姗的耳朵里,这似乎并不是考赞之意。

    宋镜之一直好奇,林莹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会在大学期间那么安静的选择住校,还能和乔姗和同寝室的人成为朋友,而且多次要求他出钱替乔姗交各种费用,不久前居然连她妈妈的手术费也是林莹请他替她出的。

    乔姗知道,从刚才起,林莹的舅舅就对自己没什么好印象了,但是她还是那么站着,只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而已,他说她冷静,那就冷静吧。

    “宋总。”刚才走掉的医生现在又急匆匆的回来了,头上还冒着丝丝的细汗,看来是跑着过来的,怎么这么着急?

    “宋总,哎呦,林莹小姐原来是您的侄女啊,您放心,她没事,只是酒喝多了,伤到了胃,明天吃点清淡的,在输一天液,就没事了。”

 007 宋镜之(3)

    “宋总,哎呦,林莹小姐原来是您的侄女啊,您放心,她没事,只是酒喝多了,伤到了胃,明天吃点清淡的,在输一天液,就没事了。”

    “恩。”宋镜之只是恩了一声,右手随意一挥,那个医生会意了一般,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这人怎么这样,这么不尊重人,乔姗心里想。

    “你知道你把人的头打成什么样吗?下手不轻啊,你放心,所有费用我承担。”宋镜之冷漠的说到。

    “好。”乔姗赞同的回答,宋镜之听见乔姗的这个回答,内心其实惊讶了一下。

    “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这么说话的人。”他低沉的笑了笑,看着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乔姗觉得,要不是因为林莹,她大多不会喜欢和宋镜之这种人接触。

    乔姗没有回应,同宿舍的还有两个表演系的舍友,此时打来电话,接通之后语气显得很担心很焦急。

    “姗姗,你和莹莹怎么还没回来,我们拍戏的都回来了,惜文给莹莹电话又没人接,你知道我们多担心吗?”是舍友唐曼丽。

    “我现在马上回去,莹莹酒喝多了胃疼在医院躺着呢,不过没事了,她家人在呢。”

    家人?宋镜之盯着打电话的乔姗,她有些低着头,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她解释的还真好。

    “你回不来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大姐,十二点半都过了,我和惜文和宿管老师好说歹说才进来的,你自己想办法吧,”唐曼丽拿起桌子上的假条,“你导员给你的假条还有几天时间,就说你在家呢就行,明天我去解释,莹莹住院了应该也没事,说清楚就行,只不过,你今天就得委屈下住外面了。”

    “哦。”乔姗挂断了电话,她觉得和宋镜之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谢谢宋先生借我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你怎么还?”宋镜之尽然鬼使神差的接了句话。

    乔姗楞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小背包中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宋镜之。

    “这是什么?”宋镜之没有接,就那么站着问着。

    乔姗见他没有要接她手中东西的意思,自己拿着展示在他的面前,宋镜之很给面子的看了一眼,清秀的字体,“欠条?”

    “对,就是欠条,上面记录了莹莹借给我的每一笔钱,虽然我现在无力偿还,但是我以后会还的,希望你相信我。”乔姗认真的说。

    宋镜之依旧没有接过她手上的欠条,“那你就好好记录吧,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在多天几笔。”

    乔姗虽然不满他的语气和态度,也不想去理会他到底怎么想她,至少在他看自己的眼神中,她看出了不相信和各种猜想,有钱人不就是这样,总觉别人和他们接触是想要图他们什么东西,乔姗也不多话,收起欠条。

    “那宋先生,我就先走了。”乔姗从他身边走过。乔姗承认,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但是,他们的相处,也就今天为止了,她真的不想在见到他,她只想尽可能的多攒钱,让她母亲能少犯点愁,安心养好身体。

 008 乔小姐为了钱还真是奉献良多啊(一)

    乔姗承认,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但是,他们的相处,也就今天为止了,她真的不想在见到他,她只想尽可能的多攒钱,让她母亲能烧饭点愁安心养身子。

    随后,处理完事情的秘书赶到,看了眼从身边走过的乔姗。

    “总裁,处理完了。”

    “恩。”

    “刚才那个……”

    “乔姗,留点心。”宋镜之还是冷冷的语气,秘书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乔姗走后,宋镜之不久也离开了。

    新生军训完之后,他们这群步入大二的“懒学姐”们每次费劲艰辛的爬出被窝奔去食堂买饭的时候都都想对着那些“残羹剩饭”大吐苦水。

    “我想吃的烧茄子盖饭没了……”陈惜文沮丧的回到寝室,哭丧着脸说。

    唐曼丽正在脱腿上的毛,听见她说这话,立刻惊讶的抬起头,“那我的凉皮呢?”

    “和烧茄子盖饭走了。”

    “……”

    两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只听碰的一声,林莹回来了。

    唐曼丽扔下手中的脱毛刀和陈惜文一起前前后后的检查着林莹,林莹看见他两这架势,连忙摆摆手,“姐姐们,我就是一急性胃痛,没磕着碰着。”

    “看你下次还自己出去瞎晃荡不。”唐曼丽将桌子上的香蕉塞给她,“出院的慰问品。”

    林莹结果香蕉,剥开皮,在屋子中看了一圈,又去浴室看了一圈。

    “找什么呢?”

    “姗姗呢?”林莹边吃着香蕉边问。

    “打工,”陈惜文说,然后懒洋洋的又躺回了床上,椅子上放着刚才泡的泡面,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还没等三人话说完,乔姗就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两个袋子,本来躺在床上的陈惜文一个鲤鱼打挺一下子坐起来。

    “什么味道,甚是感人。”陈惜文说。

    乔姗笑了一下,“你们的饭,今天你们表演系不是放大假,我看着三天你们是下不了床了,所以跟食堂的阿姨们先买好了,拿去吧。”

    “姗姗,我靠,我太爱你了。”唐曼丽离得近,结果凉皮,原地给乔姗来了个飞吻。

    陈惜文塔拉着拖鞋接过自己的饭,直接给乔姗来了个真真的吻。

    林莹拨了开陈惜文,将香蕉皮扔进垃圾桶,“姗姗,那几个人我舅舅已经处理好了,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来的急夸你,姗姗,你真牛啊。”

    乔姗挺她这么一说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一想起宋镜之那态度,她开心的心情一下子就没了。

    “哎,对了,姗姗莹莹,今天你们两个帮我们个忙呗~”唐曼丽吃着凉皮,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提给乔姗。

    “这是什么?”乔姗和林莹看着那张纸,是一个地址,上面还有个导演的名字。

    “我们都大四了,还在学校混生活呢,我们班上的几个现在都能演上主要配角了,我两现在还在演些边边角角的角色,这个张导演最近正在准备新的电视剧,你们帮帮忙呗,帮我们拿下女三号就行,拜托拜托。”唐曼丽扯着笑脸,卖萌发嗲的说到。

    林莹一听,“哇,你不是吧,又来?”

 009 乔小姐为了钱还真是奉献良多啊(二)

    林莹一听,“哇,你不是吧,又来?”

    “这是我们班同学说的,她演女二号,以前关系不错,只是现在她说不上话,所以就帮我们要来了地址,当然,嘿嘿嘿,还是有点私心的,这次,,,”唐曼丽栖身到乔姗的身边,“姗姗你穿这个呗,假装下是我们的经纪人,莹莹是你的朋友,去皇都酒吧给我们趟个路,我们没名没气的,没经纪人不是。”

    “哎呦,看你那可怜样。”林莹是个直脾气有什么说什么,她笑了笑,算是答应了,乔姗拎着手上的袋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姗姗,别怕,正装,绝对的正装。”唐曼丽拍xion部的保证。

    乔姗看了下时间,“我还要去打工,晚上下班我直接过去,”她手上拎着衣服,“莹莹你就在酒吧门口等我吧。”

    “好嘞~”林莹对着她们竖起个大拇指,“交给我们,有经验~”

    唐曼丽和陈惜文一脸崇敬的看着她们,乔姗着急,就赶紧出门了。

    晚上十点半,乔姗下班了,林莹不知道什么时候买通了宿管办的阿姨,她们宿舍这下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只是穿上唐曼丽准备的“正装”之后,她才觉得自己有点上当。

    乔姗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是正装的样子,白衬衫,西服短裙加上小小西服外套,穿上很精神,只是里面的衬衫和这小西服的领子,刚好突出了乔姗身上的“优点”。

    “你们两个给我准备的这件正装,还真是正啊。”乔姗拿着电话,咬牙切齿的说到。

    “好姗姗,我这不是想发挥下你的优势吗,在说,没露多少不是,,,”唐曼丽拿着手机越说越心虚。

    乔姗要不是因为林莹跟着,她绝对不会穿着这件衣服出来。只是,乔姗四处的望了望,怎么没看见林莹?

    “不和你说了,莹莹还没来,我打电话问问。”乔姗给林莹打了个电话,关机?

    “恩?怎么关机了?”乔姗皱着眉头,轰隆一声,天上打雷了,不一会儿,竟然还下起了小雨,乔姗这件短裙可真是短裙啊,大腿凉飕飕的,在加上胸前那凸显身材的弧度,一时间让她觉得上下一起凉飕飕了起来。

    正在犹豫着进不进去,酒吧的一个男服务员就注意到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乔姗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却很好,此时那男服务员就把目光锁定在了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上了。

    “这位女士,您有邀请函吗?”那男服务员像是了然了一样,很有礼貌的问道。

    邀请函?临出门前唐曼丽确实交给了她一个很好看的信封。

    乔姗从手包里将那个信封拿出来,男服务员一看,优雅的一伸手,“女士,里边请。”乔姗紧了紧衣服,只能自己进去了,林莹电话关机,到时候来了进不来可怎么办,,,

    乔姗一进去,就被里面优雅的气氛吸引住了,悠扬的音乐,清新的气味,里面的人的穿着都很正式,就像是参加酒会一样,乔姗觉得,这次唐曼丽和陈惜文是花了血本了,不然怎么会弄到这么高级的地方的邀请函。

 010 乔小姐为了钱还真是奉献良多啊(三)

    乔姗觉得,这次唐曼丽和陈惜文是花了血本了,不然怎么会弄到这么高级的地方的邀请函。

    乔姗拿起那服务员端过来的红酒,随意的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唐曼丽将张导演的照片发给了她,此时她正在寻找那一抹锃光瓦亮的光头。

    “哎呦,宋总,好久不见啊。”宋镜之走进一个格调优雅的包厢,里面专业的调酒师正在调酒,一进去便被众星捧月般的奉承着。

    宋镜之只是礼貌的点点头,并没有回话,在场的人都知道宋镜之的脾气,在a市,宋镜之打个喷嚏整个商界都会抖三抖,所以大家说话都很小心。

    “宋总,这是皇都高薪聘请的特色调酒师调的酒,看看合不合口。”张力从宋镜之进来,就一直在拍马屁,恐怕错过了这座大佛。

    “张导演其实不必,我是生意人,所以张导演这次的作品我如果觉得有价值,必然会投资的,毕竟没人会放着钱不赚不是。”宋镜之微微的靠向椅背,今天开了三个会,无奈他这个人不喜欢爽约,只好过来露个面。

    乔姗做了好久,也没瞧见那抹光头,难道唐曼丽他们的情报有假吗?

    乔姗起身,叫住了一个行色匆匆的服务员,“不好意思,请问张力张导演来这里了吗?我们有约,但是没找到人。”

    那服务员看上去脸色不好,脸上冒着冷汗,其他人又很忙,所以按照就近原则,乔姗只能抓住他了。

    “张力导演?哎呦,不好意思失礼了,张导演在地字三号包厢里,我正要去送酒。”那服务员不住的冒着细汗,乔姗一想,这是个机会。

    “我刚好和张导演有约,你又去送酒,我看你身体不舒服吧,要不我帮你端过去吧,也刚好弥补我迟到的过错,怎么样?”乔姗说的话,似乎对那个服务员很受用。

    “真不好意思,我闹肚子,真的可以?”他死撑着,还是礼貌的问道。

    乔姗漏出了甜美的微笑,“当然,也当是你帮助了我。不过你这个状态还真是别去送的好,我来吧。”乔姗说着就接过了他手上的酒。

    “那,真是谢谢,不好意思,这个酒要交给包厢中的调酒师利奥。”那男服务员感恩戴德的一直到谢,然后就奔着厕所去了。

    地字三号包厢,乔姗对这里不清楚,只能朝着他刚才走的方向去了。

    唐曼丽给乔姗准备的高跟鞋跟太高了,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她看着门上的标注,地字七号,看来很近了。

    “怎么还没送来?”张力紧张的说,“一会儿宋总就回来了,这不是大脸吗,皇都的服务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慢了。”

    张力着急的眼看着就要在椅子上坐不住了,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陪同的一个男演员起身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乔姗端着酒,微笑着看着他,乔姗知道这个演员,是唐曼丽她们想要去参演的那部电视剧的男主角,最近很火的君逸。

    君逸楞了一下,张力扭头瞅了一眼,君逸挡住了小巧的乔姗,“君逸,怎么了?谁啊?”

    君逸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俊脸有些尴尬,“她……”

    “我是来送酒的。”乔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张力一听是送酒的,有些生气的说,“怎么现在才来,赶紧进来把门关上,把酒交给利奥。”



进入下载页面
精品软件
本类下载排行
相关软件
- - 联系我们 - 下载说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