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资讯 | 最近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白叶荣下载站_破解软件_游戏攻略_手机软件软件下载《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TXT下载
软件下载页面:
http://www.uucolor.com/downexe47214.html
 
软件介绍和说明:

第1章 跳入大海

    远离岸边的海上,一艘豪华的私人游轮正慢慢的行驶着。

    此刻的大海像一头咆哮的猛虎,汹涌澎湃,掀起阵阵狂澜,正如唐艾宁此刻的心情,如猛虎般狂躁无比。

    唐艾宁一身休闲的白色体恤,下面是牛仔裤,此刻正站在游轮甲板上的最边缘上,只要再退一步,便会掉下那深海里去。

    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刻她的右肩上和左大腿都中了枪,血流不止,使得她浑身颤抖着,摇摇欲坠,但又强撑着没有倒下。

    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气魄和定力啊!

    当然,若只是因为中了这两枪,对唐艾宁来说,还没有浑身颤抖、摇摇欲坠那么严重,而是因为在这之前,她已经被下了药,使得她失去了许多力气。

    要不然吗,她又如何让他们轻易抓到呢!

    在唐艾宁对面,与她对峙的,为首是一男一女。

    女人一身白色抹胸短款礼服,一头大波浪暗红长发,浓妆艳抹,极致妖媚,神色满是笑意。

    而男人,一身白色西装,年约三十,俊逸非凡。

    两人身体紧靠,姿势暧昧,还带着一股放荡的味道。

    在这对男女身后,是七八个清一色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犹如保镖一般的存在。

    然而,那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冷厉,如鹰般深邃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正前方的唐艾宁,抬起的手中更是拿着手枪对着她,扳机蠢蠢欲动。

    而唐艾宁所中的那一枪,也是他开的。

    “为什么?”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唐艾宁那布满血丝的双瞳,带着无尽的愤怒、痛苦、悔恨和不甘,死死的盯着眼前姿势亲密的男女。

    “为什么?呵呵······”女人,也就是唐雅心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嗤笑道:“唐艾宁啊唐艾宁,到现在你还看不清事实么?其实,从头到尾,子越爱的人都是我,和你在一起,只不过都是利用罢了。不然你以为,你和子越在一起两年,子越为什么没有碰你呢!”

    “你们······”唐艾宁气结,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怕是站在她眼前的唐雅心和齐子越已经粉身碎骨了。

    唐雅心,唐艾宁同父异母的妹妹,小唐艾宁两岁。

    十年前,唐雅心母的出现,气得她妈妈在精神奔溃中,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而唐雅心和她那小三老妈就登堂入室了。

    而自己,则被自己的父亲丢去黑暗的杀手组织训练,然后暗中给唐家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自是不愿意的了,但是奈何她的母亲在父亲手中,只要她不愿意,便杀了她母亲。

    齐子越,一个背景普通,自身却十分出色的男人,只是想她唐艾宁聪明一世,却栽在了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手里。

    唐雅心丝毫不介意唐艾宁的愤怒,继续说道:“爸爸知道,只要你母亲死了,就无法再控制你了,所以,只能安排男人去追你,让你坠入情网,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只是,那么多男人你偏偏都看不上,反而因为一次意外,你看上了我的男人。为了唐家,我只能忍受自己的男人陪你演戏呢!”

    唐雅心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委屈的模样,尽管只是在装模作样,还是让人看起来觉得我见犹怜,身旁的齐子越也很配合的安慰道:“宝贝,放心,从今以后,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不会再让你在深夜里那么寂寞。”

    “那是,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不管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心。”唐雅心嗲声嗲气的说着,手指在齐子越胸口上画着圈圈,一副挑逗的模样,令齐子越一阵心神荡漾、心猿意马。

    若不是眼前还有正事要办的话,他真恨不得将唐雅心压在身下,狠狠的索要。

    “恶心”这一幕刺痛了唐艾宁的心,但是更多的让她感到恶心。

    要不是自己正被枪口对着,她绝对不允许这些人在自己眼前犯贱。

    “你······”唐艾宁的话令唐雅心脸色一变,欲反驳,只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齐子越给打断了:“宝贝,别生气,她只不过是个将死之人,让她逞一逞口头之快又有何妨?”

    听齐子越这么一说,唐雅心的脸色这才好些:“也是,本来还不想这么早处理她的,但是谁让她知道了自己母亲死了的事情呢!不得不说,她们母女俩还真是情深,竟然为了她母亲和唐家反目,连你的账都不买。”

    顿了顿,又道:“唐艾宁,念在你为了唐家贡献不少的份上,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就是自己跳下去,至于第二嘛······”说着,唐雅心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第二,就是和我这些手下们玩玩,死前享受从女孩变成女人的感觉,怎么样?”

    唐艾宁双手紧紧握拳,面色也难看得扭曲。

    不过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了,她也不再说任何挣扎。

    虽然她死前完全可以伤得了唐雅心,但是她也知道,一旦被他们抓到,她就要受尽这些男人的凌辱,这是她无法忍受的。

    所以······

    唐艾宁对着唐雅心和齐子越冷然一笑,冷声说道:“如果我不死,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

    唐艾宁的话如同诅咒一般,顿时令唐雅心和齐子越浑身发冷,似乎这个诅咒会实现一般,只是未待他们反应过来,只见唐艾宁身子一跃,就跳入汹涌的大海里。

    唐艾宁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却在恍惚间,她看到了自己胸口的玉坠红光一闪,然后,她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

    f市,华夏三线城市。

    市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内,窗前的窗帘半掩,光芒不算刺眼。

    病房里有四个床位,但却只有最右边靠墙的床位上有人。

    病床上,半躺着一个年约十七八岁左右的女生,头包着纱布,五官精致,算得上美人。但是,此刻却是一脸深沉,正盯着电视里播放的中央新闻看。

 第2章 重生女学生

    新闻上说的是昨日下午,在海市某海域发生的事情,发现一具女尸,年约二十五六岁,据调查,此名女子正是今日警方追捕的商业间谍杀手。

    看到这新闻,少女面色依旧沉重无比。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少女体中的灵魂已经被换掉了,而且恰巧不巧的,正是方才那新闻中唯一的女尸的灵魂。

    不错,唐艾宁重生了。

    是不是匪夷所思?但是事情就是发生了,哪怕向来适宜能力很强的唐艾宁,也是用了一个上午才完全消化和接受。

    既然老天让她重生,她自然不能辜负前世死前的誓言了,若能活着,定要让齐子越和唐雅心不得好死。

    所以,齐子越、唐雅心,等着吧!等着她来报仇来了,还有那些害死她母亲,利用她这么多年的唐家人。

    唐艾宁所重生的这个身体名叫顾宁,今年18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单亲家庭,而且母亲是未婚生子。

    因为这个原因,一直以来,母女俩受尽了亲戚的冷眼和羞辱,顾宁更是背负着野种的骂名。

    不止如此,在学校,顾宁也受到同学的嫌弃和孤立,还有欺负。因此,导致顾宁自小性子就非常的自卑孤僻、胆小懦弱、不善言辞。

    顾宁的母亲顾蔓只是一个工薪阶层,因为没有大学文凭,只能在一家工厂里打工,一个月才三四千块钱左右,生活很是拮据。

    顾宁目前在f市第三高中就读高三,还有一个多学期就高考了。

    只是顾宁的成绩并不好,想要考大学,还是有些难度的。

    为此,亲戚们不少嘲讽,还假好心的劝顾宁高考之后干脆找个人嫁了算了,免得增加顾蔓的负担。

    然而,顾宁住院的原因,想到这件事,唐艾宁脸色就逐渐冷了下去,眸子里还隐隐发出怒意。

    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吧!

    在这之前,顾宁有个交往了两个月的男朋友,是尖子班的学生,叫做秦峥。

    秦峥长得阳光帅气,学些成绩名列前茅,家世也不错,父亲是旅游局局长,母亲是医院妇产科主任,算是官二代了。

    顾宁做梦也想不到,这样出色的男生会追求自己,最主要的是秦峥是顾宁暗恋了一年的男生。尽管觉得自己配不上,但是她又舍不得拒绝,纠结了几天后,还是答应了。

    只是就在昨天,这一切就画上了句号。

    昨天是星期五,下午放学的时候,秦峥约顾宁见面,顾宁以为是约会,却不想,秦峥却和顾潇潇一起出现了,而且一见面,秦峥就和顾宁说分手。

    顾潇潇,顾宁大舅舅的女儿,只比顾宁大半岁,因为从小就被家长灌输顾宁是野种的思想,而且顾宁又比她长得漂亮,所以从小到大,顾潇潇就一直以欺负顾宁为乐。

    “顾宁,秦峥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和你在一起,是因为和我打了赌而已。要是他能追到你,而且交往两个月之后就分手的话,我就答应和他交往,所以,从现在开始,秦峥就是我顾潇潇的男朋友了。”顾潇潇朝着顾宁高傲的说道。

    顾宁闻言,震惊得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秦峥:“她说的是真的吗?”

    秦峥是以着一种不屑的目光看她的,而且语气也满是嫌弃:“那是当然,顾宁,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秦峥会喜欢你这么一个没有身世背景的穷丫头吧!要不是为了追到潇潇,我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恶心。”

    闻言,顾宁差点站不住脚。

    原来以为灰姑娘遇到了白马王子,只是想不到,到头来只是一场可笑的玩笑。

    顾宁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落荒而逃,却因为没有注意看路,出了车祸,脑部严重受伤,血流不止,当场昏厥,而肇事司机却逃之夭夭了。

    醒来后,就变成了她唐艾宁了。

    就在这时,唐艾宁的思绪被门外两道低小的女声所打断了。

    “老四,这是三万块钱,我和你姐夫的全部积蓄了,但是这三万块钱并不够宁宁做手术。”这是顾宁的二姨顾晴的声音,担忧的语气丝毫不做假,顿了顿,又道:“要不,你还是和大哥借借吧!”

    顾晴虽然这样提议,但是心中却没有抱什么希望。

    “我已经给大哥打过电话,但是大哥说钱都是嫂子管,他身上也没钱了。大嫂那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钱就是她的命,想从他手中借出钱,就像是要她的命似的。”

    顾蔓很是无奈,家里的几个姐妹就属大哥顾庆祥最有钱,但是也最抠门的,说是嫂子管钱,她哪里不知道这是借口啊!

    “也是,那三弟呢?”

    “三哥说刚买了新房,已经没有存款了,所以也······都是我不好,害得宁宁跟着我吃苦了,要是宁宁出了个什么好歹的话,我也不想活了。”顾蔓满是痛楚和绝望。

    虽然现在的唐艾宁已经不是以前的唐艾宁了,但是她的专业素养还在,所以尽管门外的声音很小,屋里的顾宁依旧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

    听到这话,唐艾宁不由得动容。

    因为今早上醒来的时候她一直在消化重生的事实,所以并没有让顾蔓知道自己醒来的事情,倒是让担心了,唐艾宁心中有着小小的愧疚。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走进两个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都穿着普通。不用猜,那些都是地摊上几十块的货,而且还是十分旧了,不过却十分的干净和整洁。

    因为条件不好,她们常年没有保养,所以她们的容貌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大上好几岁,说她们五十岁都不会有人怀疑。

    “妈,二姨。”

    唐艾宁率先开口,倒也没有觉得不自在,因为她已经完全的消化掉重生的事实了。

    她能这么快就接受顾蔓这个妈妈,除了因为接收了顾宁的记忆,让原本浓浓的母爱根深蒂固的存在心底之外,更多是因为自己对母亲的渴望,还有遗憾。

    看到顾蔓,就让她想起前世的妈妈,两个都是被男人抛弃的苦命的女人,只是顾蔓比唐艾宁的妈妈稍微要幸运多了。

    虽然过得苦,但至少能好好活着。

 第3章 异能显露

    而唐艾宁,不,顾宁这一开口,可把顾蔓和顾晴吓到了。看着已经醒来,靠在床头的顾宁,顾蔓和顾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医生说顾宁脑子里面有淤血,必须要动手术摘除,才能醒来,可是现在,她却已经醒来了。

    “宁,宁宁,你,你醒了······”虽然被吓到,但是顾蔓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眼泪,哗然就掉下了。一个健步冲到病床边,想抱住顾宁,但是又怕弄疼她身上的伤,所以满是不知所措,手一下子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宁宁,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顾晴也立即冲了上来,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但是更多的是开心和激动。

    “妈,二姨,我醒了。”顾宁说着,立即握住顾蔓的双手,给她真实感。

    “呜呜······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顾蔓高兴得都哭出来了,紧紧的反握住顾宁的手,生怕没有握住,顾宁就不见了一般。

    顾晴也高兴的流出泪来了,这样的大悲大喜,还真是忒考验人的心脏了。

    “对了,我去叫医生。”顾晴立即反应过来,说罢,便直接跑出去了。

    很快,医生就来了,对顾宁清醒的事情也满是吃惊,简直是奇迹啊!

    不过这还得安排一次全面检查,得到确定结果后才能确定。

    于是,医生马上便给顾宁安排了检查。

    检查好之后,顾晴便立即去给顾宁买吃的,而顾蔓便寸步不离的陪在顾宁身边,虚寒微暖的。

    从顾蔓身上,顾宁感到了浓浓的母爱。

    自从妈妈变成半植物人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关心。

    虽然和齐子越在一起的时候,也听了不少甜言蜜语,但是那些都是演戏,演戏而已。

    吃好饭后,顾晴因为下午还要上班,便离开了。而顾蔓早在昨天顾宁出事后,就把这个月剩下的三天假期调到一起休了,今天和明天都不用上班。

    顾蔓和顾宁说了一会儿话,就让她好好休息。

    顾宁知道顾蔓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没有合眼了,所以便让她到旁边的空床睡一觉。

    虽然顾宁现在醒了,顾蔓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不少,但是还没有知道最后的结果,她还是无法安心,所以不想休息。

    顾宁却说,若是她不休息,自己也不休息,顾蔓无奈,便只能同意了。

    顾蔓是真的累了,本来只是躺着让顾宁安心的,却不想,没多久没沉沉的睡去。

    而顾宁,却是毫无睡意,一直望着天花板发呆,不由得想起前世的种种······

    忽然,她看到一双脚从自己头顶上走过,惊得顾宁立即回神,除了白花花的天花板,什么都没有。

    好端端的,她怎么看到一双脚从自己头顶上走过呢!难道是出现幻觉了?

    顾宁不再望天花板,而是翻了个身,目光落在旁边床铺,侧对着自己睡着的顾蔓身上。她的皮肤极为枯黄,而且松弛,眼角布满了鱼尾纹,额头上也生出了皱纹。

    顾蔓,一直过得很辛苦,从来舍不得给自己买一点保养品或者化妆品,从来不舍得吃一点好的,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一件好一点的衣服。

    而对顾宁,就比对自己大方许多许多,只要能够承受的,她都会尽量满足。

    不过顾宁自小懂事,虽然自卑和孤僻,但是却清楚自己家里的条件,所以从来也不和人攀比。

    既然现在让她成了顾宁,她自然就不会让自己和顾蔓的生活维持现状了,而且她要报仇,也不容许她继续这么弱势。

    她有野心,既然她要对付唐家,她就必须让自己比唐家还要强大。

    唐家,虽然只是京城的三流豪门,但是底蕴,却是十分雄厚的,几十亿上百亿的资产,在三线城市,那就是第一豪门了。

    当然,唐家会有如此辉煌,自是少不了唐艾宁的功劳了。

    为了唐家,唐艾宁杀过唐家的对手,盗取过唐家对手的机密文件,做了不知道多少件犯罪的事情。

    因为前世唐艾宁也怕留下证据,自掘坟墓,所以都把证据都销毁了,现在就算想用那些证据来指控唐家,也找不到了。

    想着,顾宁又失神了,竟然看到了眼前不远处有人走过,这又是让顾宁一惊,立即回神来。

    可是眼前哪里有人走过啊!只有白花花的墙面,难道,她真的产生幻觉了?

    不对,她刚才除了看到了人走过,还看到了一扇熟悉的门,门上挂着一个数字牌,数字是106。

    106的门,那不正是她病房斜对面的病房吗?

    可是,她怎么会看到那扇门呢!

    不知道为何,她却不觉得这是幻觉,而是一种真实看到了的感觉。

    鬼使神差的,顾宁又往墙面望去,集中了精神。

    接着,眼前的墙面竟然慢慢的变得透明,她看到了106的病房门,走廊,走来走去的病人、医生、护士。

    突然,一个玄乎而不靠谱的可能性在跳出顾宁的脑海中。

    难道这是,透视?

    这个意识将顾宁震得有些懵,不由得狠狠的倒吸了一口气。

    为了确定是不是透视,顾宁立即往另外一面墙看去,然后墙面渐渐变透明,她看到了房间里的画面,病床,病人,还有仪器。

    这下她确定了,这是透视。

    不过顾宁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想要得到更多的求证,所以便不断的看不同的地方。

    忽然,顾宁感到眼睛一阵刺痛,便晕了过去。

    梦里,顾宁梦到了自己坠海之后,身体不断的往下沉,看到胸口的红玉闪过红光。

    然后,便听到一道悠远空灵,苍老的声音传来,说:“上古有玉,名为凤凰血玉,凤凰之血所化,身负混沌之灵气。灵玉合体,涅槃重生,玉瞳所开,空间所辟;吸纳玉灵,可得长寿,亦可回春。”

    蓦地,惊得她猛地从睡梦里醒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顾宁疑惑之际,脑海中便串入一股信息。

    理顺后,顾宁算是明白了。

    凤凰血玉,是凤凰的血所化而成,因为是上古之物,所以附有混沌之灵气,有通灵的本事。而她之所以会重生,便是因为这块凤凰血玉。

 第4章 带枪医生

    前世,她无意中捡到一块红色玉坠,形状便是凤凰。

    虽然她不知道这玉到底是真是假,但是十分合她眼缘,于是顾宁便留下了。

    想不到,这竟是一块神物,让她得到了重生。

    这还不止,因为前世在她死的时候,凤凰血玉融入她的灵魂,继承了玉灵的精华,打开了玉瞳。

    玉瞳,是一双通灵的眼睛,被玉瞳看到的东西,都是无所遁形的。

    比如透视、灵气之物、过目不忘。

    灵气,指的是存在于天地之间,宇宙万物中的一种精纯能量,类似日月精华的一种。

    还有一个玉瞳空间,那是一个静止的存储空间的,可凭意念将眼前的东西(死物)收入玉瞳空间之中去。

    当然,这些都需要灵气的支撑,因为一旦使用玉瞳,都是消耗灵气的。

    有了灵气,还可以长寿,更可以用灵气来疗伤治病。

    灵气越多,玉瞳空间就会变得越大,容纳更多东西。

    因为凤凰血玉的本身就是玉,所以凤凰血玉所需要的灵气,是玉的灵气。

    玉,分有软玉和硬玉。

    软玉,指的是和田玉,还包括玉髓,岫岩玉、南阳玉、水晶、玛瑙、琥珀、珊瑚、绿松石、青金石等其它传统玉石。

    硬玉,便是翡翠了。

    当然,只要是玉类的灵气,都可以。

    而玉,不管是古时,还是现代,都是很盛行、很普遍的。

    所以,这对顾宁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一两块玉就能满足的事情,而是大量的玉,大量到连顾宁都无法计算。

    所以,能够满足顾宁供养玉瞳吸收的灵气需求,便只有一般办法了,那便是,赌石。

    她现在拥有了玉瞳,能够透视,所以,赌石对她来说,无非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了。

    只有赌石,她才能得到更多的玉石翡翠,才能吸收到更多更纯更浓的玉灵。

    同时,她还可以用赌石来赚钱。

    当然,赚钱的话,玉瞳还可以用到其他事情身上。

    比如赌博:玩骰盅,用透视,那可是百发百中的。

    不过,这却不是长久之计,因为赌场有赌场的规矩,赢钱有限制,赢多了被加入黑名单,甚至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在有其他方式赚钱的情况下,顾宁不会去赌的,当然,赌石不算。

    还有古玩,因为古玩时间悠久,吸收了日月精华,也有灵气。有灵气,那说明就是真品,而且灵气越浓的,就表示物件的时间越长久。

    赌石,一刀穷,一刀富;古玩也是同理,捡漏了,就会一夜暴富,打眼了,要么血本无归,要么倾家荡产。

    但是这些对现在有强大外挂的顾宁来说,到不是问题。

    思及此,顾宁就激动得晕乎乎的,这外挂,可不是一般的强悍啊!

    要是有了这玉瞳,她还混不出个名堂来的话,那么她真的可以死得了。

    想到钱,顾宁原本的惊吓变成了惊喜,对于玉瞳这东西,也就容易接受了。

    “宁宁,宁宁,你怎么了?”听到耳边传来顾蔓担忧的声音,顾宁立即反应过来,对上顾蔓满是担忧的神色,唤道:“妈,你醒了。”

    见顾宁反应过来,顾蔓才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些惊魂未定:“我早就醒了,却见你一副呆呆的模样,叫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还以为脑子又出什么事了呢!可吓死我了。”

    呃!

    顾蔓这么一说,顾宁便有些心虚的解释道:“那个,刚才想事情想入神了。”

    顾蔓也不多说什么,只要顾宁没事就好。

    “醒来就好,快六点钟了,你想吃什么,妈去给你买来。”顾蔓问道。

    “我不挑食,吃什么都好。”顾宁道。

    “······”顾蔓张了张口,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她知道,顾宁懂事,就算让她说出吃什么,她也绝对不会点好的。既然如此,那她还不如自己决定,给她买点好吃的呢!

    顾蔓离开后,顾宁觉得自己的四肢有些累,便下床活动活动,出去走走。

    只是,刚出病房没走几步,就被一个冲冲迎面而来,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撞了个正着。顾宁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若非她反应快,急忙扶住墙上的话。

    顾宁心中虽然不爽,但是想到对方或许因为急,刹不住脚,也不是故意的,所以顾宁便不和人家计较了。

    但是却不想,那个撞到她的那个人却连一声道歉都没有就罢了,竟然还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冲冲离开。

    顾宁一愣,不过并不是因为他不道歉还瞪她,而是她从他眼中看到了癫狂的恨意,不过却不是针对她的。

    顾宁忍不住回头望去,目光微敛,这个人,很不对劲。

    忽然,顾宁的双眸透过白大褂看到那男人的腰间,竟然藏着一把枪。

    顾宁神色一沉,一个医生身上怎么会有枪呢!

    看对方那眼神,并不像是警察伪装执行任务,倒是像是来寻仇的。

    虽然不管对方要干嘛,都不关她的事,但是这事情竟然让她发现了,就无法冷眼旁观。

    要是对方真是来寻仇的,一旦开枪,怕是会有无辜之人会受到牵连。

    想到会有无辜之人受到牵连,可能死伤,顾宁就无法坐视不理。

    她不是救世主,不是圣母婊,但是却也不是冷血无情之人,在她的能力范围内,能伸手,她还是会伸手的。

    于是,顾宁立即悄悄的跟了上去。

    顾宁跟着嫌疑人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外,正准备进去的时候,一个同穿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走了出来,不过却被那嫌疑人给挡住了。

    顾宁一直关注着那嫌疑人的动作,在那嫌疑人看到那女医生时,立即逃出枪,对着她。

    因为枪有白大褂遮住,所以并不明显。

    那女医生面色蓦地变得惨白,一脸惧意。

    然后不知道那嫌疑人说了什么,那女医生不甘的和那嫌疑人朝一边走去。

    顾宁见状,立即又跟了过去。

    他们上了楼梯,因为大多数人上下楼都坐电梯,所以楼道并没有什么人,就算有,也没有看出他们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楼顶,上了天台。

    天台上没有其他人,只有那嫌疑人和女医生,当然,还有暗中的顾宁。

 第5章 救人,五十万支票

    顾宁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先观察观察,等待时机。

    因为那嫌疑人的枪一直对着那女医生,距离又那么近,若是她没有把握一举将嫌疑人拿下,反倒是惊动他开枪,那就不好了。

    顾宁扫了一圈天台的环境,出口的右边正好有一堆杂货物,可以掩护住顾宁的身子,让顾宁能更加靠近对方一些。

    “杨昊,你,你到底要怎么样?”被枪指着,那女医生吓得浑身发抖,颤颤的问道。

    “哼!我要怎么样?”那嫌疑人,也是就杨昊冷哼道,随即,双眸露出凶狠,愤怒的说道:“安茜,我可是因为你才落到如此下场啊!你说我要怎么样?我被医院开除了,我老婆也不会跟别人跑了,是你,都是因为你······”

    说到这个,安茜便觉得自己委屈,下意识的反驳道:“那是你自己行为不检,身为医生,却没有医德,自私收取病人家属红包,枉顾人命,我只不过救了人而已。”

    “住口,那是我的事,你根本就没有权利管。”杨昊怒斥道,拿着枪的手握紧,冷冷的说道:“现在,立即让人给我账号打五百万,要不然,别怪我开枪。”

    安茜吓得直哆嗦,狠狠的吞了吞口水,颤抖的说道:“我,我根本就没有五百万,不过,我能拿出两百万。”

    “不行,我就要五百万,那个贱人,就是因为别人给了她五百万才离开我的,我也要五百万把她抢回来。”杨昊神情激动的说道,手中的动作蠢蠢欲动。

    这时顾宁正好借着杂货物的掩护,来到距离杨昊两米的后侧,见到杨昊的动作,让顾宁一惊,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开了枪。

    杨昊的神经受到了刺激,已经生出了不正常思维。

    且不说杨昊今天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是犯法了,就算得了五百万,等待他的,依旧是法律的制裁,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抢回自己的老婆了。

    就算是有机会,他老婆也不会愿意跟他的。

    且不说对方既然能给她五百万,就说明身家自然不菲,她老婆若是因为贪财才会跟了别人的话,那么她又怎么会丢了西瓜,去要芝麻呢!

    就算杨昊的老婆不在意西瓜,但是就就凭杨昊现在已经是犯罪嫌疑人,迟早就被抓。杨昊的老婆要是继续跟杨昊的话,不止不能和杨昊在一起,那五百万也会打水漂。

    顾宁担心安茜说错话惹怒杨昊,让他一个激动失控开枪,让她连救人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好在安茜是个聪明的,见杨昊神情激动,立即把态度放好,安抚道:“好好好好,五百万,五百万,不过,我账上只有两百万,要五百万的话,得需要打电话让家里人打来。”

    只要能逃过一劫,就算五百万,她也认了。

    她不信过后杨昊能逃得过警方的追捕。

    顾宁却不觉得安茜把五百万给了杨昊,杨昊就会放过安茜,因为杨昊不傻,要是放过安茜,她回头定然马上报警的。

    这样,杨昊就算得了钱,跑不了的。

    听到安茜妥协,杨昊的情绪便缓和了几分:“好,不过,你电话得开免提。”

    “好”安茜手拿出手机,颤抖不止。

    杨昊举着枪的似乎手有些累了,不由得松了松。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机会来了,顾宁猛地一个串出,将杨昊猛力撞去。杨昊因为毫无防备,直接被撞了个正着,承受不了这个重力而摔倒在地,而手中因为没有握紧的枪也被抛出去,掉在几米外的地下。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安茜直接被吓傻了,手机掉在了地下也不知道。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没有枪了的杨昊完全不是顾宁的对手,还没有反抗,就直接被顾宁砍晕了。

    为了避免对方醒来,顾宁急忙找来绳子,将杨昊绑了起来,再用抹布将他的嘴堵住。

    “还不快打电话报警”顾宁望向傻眼的安茜,说道。

    “啊!哦,哦!”闻言,安茜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见手中的手机不见了,还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手机掉到地下了,立即蹲下将手机捡起来。

    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拨号,手机便响了,把安茜吓了一跳。

    看到来电显示,立即接起:“喂,爸。”

    “茜茜,你在哪?”

    “我在住院部天台······”安茜把发生是事情告诉了父亲,最后问道:“爸,这事是直接报警还是怎么解决?”

    闻言,顾宁眉头微蹙,不明白安茜这是什么意思,不报警还想怎么解决啊!

    “什么?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没事吧!”安父一听,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爸,我现在没事了。”安茜道。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还有,先不报警。”安父说道,安茜应了声好,便挂了。

    顾宁耳力好,所以自然听到安父说的话了,待安茜挂电话后,顾宁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报警,全医院就知道医院发生事情了,这样会让众人感到恐慌,影响不好。”安茜解释道。

    闻言,顾宁觉得也是,便没再说什么。

    安茜又道:“不过,杨昊是一定会送到警局的,只不过是私下送过去而已。刚才和杨昊的对话,我已经录音了,而且那枪上有他的指纹,也会成为证据。”

    录音了?

    顾宁对安茜不由得高看了一眼,在那种危机的情况下,她也知道去录音。

    “小妹妹,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怕是在劫难逃了。”安茜朝顾宁真诚的道谢道,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张支票和一支笔,写了写后,递给顾宁:“小妹妹,我也不知道如何报答你,这是五十万的支票,还希望你能收下。”

    顾宁看着那张支票,皱了皱眉,虽然她很缺钱,但是她却不愿意收下那张支票。

    她有自己的原则,她既然主动出手,就不会要对方的报酬,所以不容置否的说道:“我救人不是为了报酬,所以这五十万你还是收回去吧!”

    安茜一愣,十分意外。

    不过她并没有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嫌弃这五十万少了,所以才不要,而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她的善意。

 第6章 探望

    怕是自己继续将支票给她,让对方觉得自己这是羞辱她,所以安茜也没再坚持。

    不过对方毕竟救了她,要是她什么到不做的话,她也不会心安理得的。

    所以,安茜将支票手下后,便拿出名片来,递给顾宁:“既然你不收那支票,那么就当我们交个朋友吧!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到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我决不推辞。”

    比起金钱,其实人情更重,但是顾宁却没有拒绝。

    倒不是她贪心,而是人家都说了,就当交个朋友,若是她不接受的话,那就显得看不起人家了。

    而且,她需要朋友,需要人脉,她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强大,用不到他人帮忙的地方。

    当然,她也从来不强人所难,帮和不帮,都要看人家的意愿和能力。

    “好,那我就收下了。”顾宁爽快的接下了名片。

    见顾宁收下,安茜立即朝她友好的伸出手,笑道:“你好,我叫安茜。”

    顾宁也友好的握住安茜的手:“你好,我叫顾宁。”

    这算是正式认识了。

    “我先离开了,不然我妈找不到我会着急的,报警的时候别暴露了我,我不想麻烦。”说罢,也不等安茜回应,顾宁便直接转身快步离开了。

    “哎······”安茜想叫住顾宁,她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呢!

    可是奈何顾宁走得太快,安茜追到楼梯口时,人已经不见了。

    而杨昊还在这里,她又不能离开,也只能作罢了。

    顾宁离开没几分钟,天台就来人了,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身后是两个年约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医生。

    “茜茜,你没事吧!”一出现,那为首的中年男人便立即朝安茜跑来,担忧的问道。

    “爸,我没事。”安茜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亲眼看到安茜没事之后,安父才彻底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扫了一眼天台,除了安茜,就是被绑在地下晕过去的杨昊,便没有其他人时,安父问道:“救你的那个女孩子呢!”

    “哦!她走了,怕她妈妈找不到她会担心的。她说报警的时候别暴露了她,她不想麻烦。”安茜将顾宁的意思转告安父道。

    “那你报答人家了吗?”安父又问道。

    “我给她五十万支票,她不要,后来给了她我的名片,说就当做朋友,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她才收下的。”安茜说道。

    闻言,安父也惊讶了,心中对顾宁感激的同时,更是对她好感倍加。

    当然,要是顾宁真的要了报酬,他们也绝对不会对她生出恶感的,毕竟她救了安茜,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他们安家,不是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就算人家要一两百万,他们一样会爽快的给的。

    顾蔓比顾宁前脚先回到病房,没有见到顾宁,顿时就急了,放下苹果袋就要出去找。不过刚出门就看到顾宁回来了,心这才松了一口气。

    顾蔓也知道自己担心过度了,也没有说顾宁什么。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顾宁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显示无碍,可以出院了。

    得到这个结果,顾蔓才彻底的松了口气,立即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顾宁,我来看你了。”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道女声。

    顾宁一看,是安茜。

    顾宁有些惊讶,却不感到意外,因为经过昨天的事情,她会来看她,也是正常。

    至于安茜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安茜就在医院上班,问一下就知道了。

    是的,昨天顾宁走后,安茜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顾宁人在医院,要么是生病住院了,要么是她妈妈,因为昨天她提到了她妈妈。

    当然,也亦或是昨天她和她妈妈来看亲戚的。

    要是顾宁的话,她问一下服务台就知道了。

    但是要是顾宁的妈妈的话,她就无从问起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顾宁的妈妈叫什么名字。

    要是其他亲戚的话,也无法问,也没有必要问了。

    不过在回去经过服务台时候,安茜还是随便的问了一下有没有顾宁这个病人。

    本来不报什么希望的,但是还真让她问着了,所以今天早上便来看她了。

    “安小姐,你来了。”顾宁起身,打招呼道。

    “这位是你妈妈吧!”安茜看向一边的顾蔓,问道。

    “是的”顾宁应道。

    “顾宁妈妈你好,我是安茜,顾宁的朋友。”安茜朝顾蔓友好的问候道。

    其实,对于顾蔓的称呼,安茜心里是纠结的。

    对方最多也不过四十岁,而她,二十七岁,所以对方大自己也不过十岁出头而已,叫阿姨的话,显得把对方叫老了。

    叫姐吧!她又自称和顾宁是朋友,叫姐的话,那就乱了辈分了。

    顾宁十八岁,小自己十岁,让她叫自己阿姨的话,且不说对方可能不愿意,就算是愿意,她也不愿意啊!

    因为叫阿姨的话,就会把她叫老了。

    这还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年纪啊!为什么她现在不是二十岁出头呢!

    要是她现在只有二十岁出头,那依旧年纪轻轻,不用整天被家里催着结婚。

    可是她连对象都没有,怎么结婚啊!而且她还想都自由自在几年,才不想这么早结婚呢!

    好吧!扯远了。

    虽然她和顾宁相差十岁,但是顾宁给她的感觉却不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反倒是像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大姑娘一般。

    或者,这就是早熟吧!

    “安小姐你好”顾蔓也友好的和安茜打招呼道,虽然心中好奇顾宁怎么会认识和自己年纪差距这么大的朋友,但是也没有多想。

    她从不限制顾宁交友的权利和自由,只是希望她自己有分寸就好。

    “这是给顾宁的补品,希望顾宁早点复原。”安茜将东西递给顾蔓。

    “安小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顾蔓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看得出,这些东西可不便宜。

    但是她还是接过东西,这到底是人家的心意,若是拒绝了,不就等于看不上人家了吗?她可不是那种人。

    “小小心意而已”安茜笑道。

 第7章 出门

    顾蔓将东西放到床边的柜子里后,然后给安茜道了杯水。

    “谢谢顾宁妈妈”安茜接过水,客气的道谢道。

    “顾宁,你的情况怎么样了?”安茜问道。

    “已经没事了,现在就可以出院。”顾宁说道。

    “真的?”闻言,安茜也为顾宁高兴:“那恭喜你啊!”

    “谢谢”顾宁道谢道。

    坐了一会儿,安茜便送顾宁母女出医院了。

    知道安茜就在这医院上班,害怕耽误她上班,所以顾蔓是拒绝的。

    但是安茜执意要送,顾蔓也不好坚持。

    而出来的路上,安茜已经帮顾宁母女在滴滴打车叫了车,让顾蔓很不好意思,但又拒绝无效,只好道谢了。

    倒是顾宁,一副坦然接受,但是出于礼貌,顾宁还是向安茜道了谢。

    一出医院,顾宁便感觉到浑身自在。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回到家了。

    顾宁母女住在老城区的一个老胡同里,老旧得快要拆迁了,不过确实已经在规划了,拆迁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顾宁母女是在这里住不长久了。

    这里是顾宁外公外婆的房产,不过十年前外公去世后,外婆也跟着大舅舅顾庆祥去生活了。

    所以,这房子放着也是放着,就暂时给顾蔓母女住了。

    当然,并不是白住,是要租金的。

    只不过因为是亲戚关系,值租金一千的房子,就收她们五百罢了。

    因为这里很老旧,虽然是老城区,但是周围已经没有多少热了,所以有些偏,房租才会那么低。

    这是一个两层的房子,每一层只有四十平米左右,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厕所,二楼是三个房间。

    以前顾家一家人住在这里的时候,顾宁的外公外婆一间,大舅顾庆祥和三舅庆阳一间,顾晴和顾蔓一间,一大家子人住得十分拥挤。

    不过后来顾庆祥发达了,在外面买了房子,顾庆阳也得了国家的铁饭碗,单位分有了房子,日子才渐渐好了起来。

    不过这老宅里面就只有简单的家具,什么电视、冰箱、洗衣机之类的电器,想都别想了。

    穷到这种地步,顾宁也是醉了。

    哪怕前世唐艾宁落得再窘迫,也比这样好太多太多了,可以说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 - 联系我们 - 下载说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